<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写意小说 > 其他 > 泡走女主白月光 > 章节目录 22.十第二十二章
          第二天,裴轩凌晨五点就醒了,一来是因为他那雷打不动的生物钟,二来他这身高缩在沙发里也实在是太委屈?#35828;恪?br />
          睡不好那就干脆不睡了,他穿上衣服,下去跑步。

          回来的时候还给夏挽风带了一屉小笼,一份米粥,和一点小菜。

          结果裴轩冲完澡出来,房间里面的小懒鬼都没有起来。

          本来宿醉的?#35828;?#30830;应该嗜睡,可裴轩依稀记得夏挽风今天上午是有课的。他站起来敲了敲门。

          里面根本没人应声,裴轩又多等了两分钟,这才开了门。

          里面小姑娘的睡姿横仰八叉的,被子大半落到了床下,枕头?#19981;?#20102;个功能,成了抱枕。

          这问题本来不大,枕头、抱枕都带了个枕字,还?#30343;?#30475;人怎么用吗?

          然而小姑娘抱的别具一格,硬生生要死死勒在胸口,整个地抱在怀里。

          于是枕头也发出了不甘的拒绝,和小姑娘柔软的胸脯来了场“?#25165;?#30828;”的对决,把小姑娘胸都挤地更丰润一些,露出锁骨上下白花花的一片。

          裴轩微微僵住,他偏头,?#34892;?#19981;自在地反把被子往上盖了盖。

          天知道他明明是起来叫人起床的,为什么会反而给人盖上被子……

          裴轩努力不去想,推了推夏挽风。

          “起来了,你还有课吧?该回学校了!”

          来回叫上那么两三次,死猪都该被?#34892;?#20102;,夏挽风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但眼睛就是怎么都不肯张开。

          “你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子吗?”

          裴轩向来?#26376;桑?#26368;浑的那段时间四点睡觉六点照样起了,后来去了部队,更是有一说一,没见过夏挽风这样的起床综?#29616;ⅲ?#36182;床小达人。

          他伸手,把夏挽风的眼皮支开。

          “起来了。”

          夏挽风难过地把他的手打掉,像是为了防止他再“捣乱”,把脑袋硬生生塞进裴轩怀里。

          “你不爱我了……你居然?#31185;?#25105;起床,就为了一节课,一节水课?#31185;?#25105;……”

          “呜呜,我好苦,小白菜,地里黄,两三岁,没了娘……你们都不?#19981;?#25105;……”

          不愧是表演系的,一开始还?#30343;?#24178;嚎,可没一会儿,那眼泪就和水龙头似的涌出来,把裴轩体恤都打湿了。

          裴轩一开始是真的懵,不知道她是作哪门子妖。可是听到后来,就不敢动了,抿着?#25945;?#22905;在那边发泄。

          其实越是大大咧咧,嬉笑随心的人,内心说不定越藏着不为人知的伤感和沉重。?#30343;?#29983;活那么难,除了微笑还能怎样呢?

          裴轩就不吵她了。

          好在夏挽风这阵情绪来?#30446;?#21435;的也快,没一会儿就又被周公拉进了梦想,沉?#20102;?#21435;了。

          裴轩伸手,把散乱的长发给夏挽风顺到了耳后。

          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叹气。

          没办法,他拿出小姑娘手机,用本人质问解了下锁,?#19994;?#20182;们辅导员的电话,给夏挽风请假。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您是哪位?”

          裴轩打电话前就已经想好了说辞。

          “您好,我是夏挽风的哥哥,她有点?#30343;?#26381;,我给她上午请个假。”

          辅导员翻翻课表,“好的,我知道了,等她好了让她找我要假条就?#23567;!?br />
          “麻烦了。”

          电话进行的非常顺利,然而睡梦里面的小姑娘不知道是?#30343;?#21448;被电话的声音吵醒了。

          夏挽风呻丨吟两声,伸手捂住自己耳朵。

          “裴轩!”

          “不要再(说)了……讨厌……”

          没有睡醒的声音听起来酥酥哑哑,带着一股说不清的?#29992;粒?#26368;要命的是,连话的内容都那么容易被误解。

          辅导员:?#21834;?br />
          裴轩:?#21834;?br />
          电话两头同时寂静了三秒。

          辅导员的声音里充满了尴尬和不赞同,他委婉地开口,“假条……我是不会开的了。”

          ?#21834;?#22909;的,没问题。”

          裴轩镇定地挂断?#35828;?#35805;。

          床上的人还在一无所知地在梦乡快乐遨游,裴轩看着,神情森冷,目光寒凉。

          他弯腰,捡起终于被夏挽风抛弃在地上的枕头,终于面露狰狞凶相。

          “我今天就捂死你这个小混蛋!”

          夏挽风:“唔?”

          “唔唔唔唔唔——!”

          ?#35753;?#35201;死了!

          ……

          好一场闹剧过去。

          中午,夏挽风坐在饭桌前,一脸乖巧,二脸无辜,三?#21557;?#24691;。

          裴轩就坐在她的对面,双手抱胸。明明桌上一?#38647;?#30340;菜,看也不看一眼,弄得夏挽风几次抬起筷子都默默放下。

          在一众美食面前夏挽风熬不住了,她双手合十,哭丧着脸求饶,“对不起嘛,我不应该喝酒,尤其是不应该?#25945;?#21488;上喝酒,这样就不会醉呼呼地大半夜叫你出来,更不会麻烦你一整个晚上……”

          但夏挽风话没说完,又挠了挠鼻子,自己嘟囔,“我也没想到这具身体酒量这?#24202;?#21568;。”

          对面裴轩向她甩过来一个眼刀。

          “嘿嘿嘿嘿,”夏挽风顿时傻笑,“那个什么,你这反应怎么这么大呀?我、我昨天没做什么?#38706;?#21543;?”

          裴轩?#37266;郟白?#22825;的?#38706;?#20320;都不记得了?”

          “我好像就记得你到了天台?可能……也许……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送了手帕?”她今天早上?#24187;?#21475;袋,就发现手帕不见了,这才抱着?#30007;?#24515;理问问。

          “嗯,你送了。”

          “那就好,绣这个我可花了不少时间,要是丢了就太?#19978;?#20102;。”

          夏挽风放?#19978;?#26469;,拿起筷子,要去夹面前的辣子鸡。

          “可你昨天还不止送了手帕,”裴轩移开目光。

          他的声音轻描淡写。

          明明带着处事不惊的平稳,却说出了最最劲爆的话。

          “你昨天还想?#35838;?#25105;。”

          “啪嗒。”

          色香味俱全的辣子鸡?#28044;?#23376;间落下,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悲鸣,然而夏挽风已经完全没有空去理会这个,她看?#25490;?#36713;,目瞪口呆、神色惊恐。

          “你你你,我,我……”

          我靠!

          那什么,醉酒后的她这么耿直这么大胆的吗?!!

          牛逼啊!做出了一直以来她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一直盯着夏挽风的裴轩大概也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这个意思,他抽了抽嘴角,移开目光。

          而后裴轩声音里带了些意味?#24187;?#30340;嘲笑,“哦,你不止想?#35838;?#25105;,还有路上遇见的所有人,你还?#35838;?#20102;没有办法?#32431;?#30340;电线杆。”

          ?#21834;?br />
          ?#21834;?br />
          他们面面相觑了一阵子。

          夏挽风抱拳:“告辞!”

          眼看着夏挽风放下筷子要走,裴轩眼底笑意一闪而过。

          但下?#24187;?#20182;又把筷子重重搁在碗上,?#30333;?#19979;,别闹。”

          夏挽风:“哦。”

          她乖乖坐下。

          菜是裴轩做的,四菜一汤,色香味俱全,夏挽风觉?#31859;?#24049;就算现在再怎么羞愤欲死,也该好好享受这一顿口福再死。

          夏挽风特别?#19981;?#33258;?#22909;?#21069;的一道糖藕,筷子几乎没停过。她一边吃还一边感叹,还是这个世界好,完全没有所谓君子远?#39029;?#30340;思想,像裴轩这么帅气的男神居然都有这么好的手艺。

          怪不得那么抢手啊……

          吃着饭,夏挽风也冷静下来了,思来想去,她就算再怎么放荡不羁,也不至于去?#35838;?#30005;线杆啊!于是裴轩今天的反应就?#34892;?#27442;?#25970;终?#20102;,夏挽风挠挠鼻子,在心里呼唤好久都没有出现的系?#22330;?br />
          “统啊,你说!昨天我有没有和裴轩发生什么?”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些许莫名的期待。

          系统顿了顿,才回复冷酷回复,“没有,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别做梦了,裴轩治你和治小崽子似的。”

          “闭嘴!”夏挽风凶凶地吼它。

          不过系统说的也对,裴轩要是不想,谁能?#31185;?#30340;了他!

          夏挽风想明白了,却更气了,她狠狠往肚子里又吞了两个肉丸。

          吃完了饭,夏挽风要回学校,还对裴轩的手艺恋恋不舍的。

          “那什么,你还缺宠物吗?长得可爱,会撒娇,就是吃的有点多的那种。”

          裴轩站在门口,笑着赶她。

          “小懒猪,我可养不起。”
      马会特码资料1805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