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写意小说 > 其他 > 污名[重生] > 章节目录 333.剧变
          一旁的?#24405;?#35265;状忙道:“殿下!”

          端熹晨看着掌下仿佛没了呼吸的人,嗤笑一声,他本就没打算弄死岁忘归,从善如流地松开了手。

          岁忘归乍一得到呼吸,猛地大喘了一口气,呼吸急促,带着些气音。

          眼眶的泪水不住地往下流,岁忘归眼前依然是窒息的黑暗,险些被掐死?#30446;?#24807;骤然泛?#20384;矗?#35753;他浑身都在剧?#19994;?#21457;抖。

          恍惚间,他感觉衣襟被解开,凉意拂过依然燥热的身体。

          耳畔端熹晨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左右是个不受宠的王爷,就算是不知羞耻地在男人身下承欢,也无人在意的。”

          “忘归,接受我,就这般难吗?”

          “让我想一想,难道你也是靠着这样的身子来让我三?#24066;?#24515;甘情愿护着你这么多年的吗?呵。”

          呼吸声似乎凑到了唇边,下巴被人掐着,让唇微微张开,按捺不住的呻.吟从唇缝泄出来,不过很快就被他强行压抑住了。

          “啪——”

          “出声……”

          岁忘归后知后觉地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被人吞入腹?#30446;?#24807;使他整个人身体都在微微发抖,耳畔再多的话也听不清了。

          他再次醒来时,是被一阵剧痛激醒的。

          岁忘归仰着头急促喘了一口气,挣扎着张开眼睛,眼前一片朦胧,等到他恢复视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端熹晨衣衫半解,闭着眸子躺在一旁生死不知,额头似乎被什?#19995;抑校?#32531;缓流下来一条条蜿蜒的血线。

          而在一旁的地上,是一地破碎的?#21892;?br />
          ?#24405;?#28385;脸恍惚地跪坐在一旁,手中握着半边破碎的花瓶,浑身都在发抖。

          岁忘归的腿上被破碎的?#21892;?#28145;深陷入血肉中,传来一阵阵剧痛。

          岁忘归浑身都是冷汗,没有精力去管腿上的伤口,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愣愣看着生死不知的端熹晨。

          ?#24405;?#30520;?#28216;?#26179;地看着端熹晨,喃喃道:“他死了吗?我……我杀了他吗……”

          岁忘归虽然后怕?#27809;?#36523;都在抖,但是还是强撑着走上前,抖着手在端熹晨脖子的脉门上按了按,半晌才沙哑道:“没?#23567;?br />
          ?#24405;?#24867;了半天,才猛地挣扎着握着手中鲜血淋漓的?#21892;?#24819;要再来补上一下。

          岁忘归一把拦住他。

          ?#24405;?#29983;生受了一年多的屈辱,整个人都变得怯弱惶恐,此时见了血,恍惚?#34892;?#31070;志不清,一边汹涌地掉着泪一边挣扎着想要上前。

          “我要他……死!”?#24405;?#30524;神狠厉又可怕,挣扎着想要冲过去。

          岁忘归死死抱着他,不知方寸地胡乱拍着他的后背,嘴中喃喃着:“不怕不怕……不怕了……”

          ?#24405;?#20239;在他肩上,咬着他的衣服簌簌落泪。

          “不能杀了他……”岁忘归被吓?#27809;?#36523;都在发抖,但是还是强行稳着几乎要崩溃的神智,讷讷道,“他死了……我们都没有活路,我、?#19968;?#19981;能死……”

          ?#24405;?#21757;咽道:“我……我不怕死……”

          岁忘归按住他,几乎?#34892;?#39764;怔地喃喃着:“我可以处理,我什么都能处理好,你跟着我……”

          “我……我什么都能做到,你……你救了我,我不会让你死的……”

          端熹晨色胆包天,为了避免被人知晓,他早早将?#39318;?#24220;的人全都支走,倒也方便了岁忘归和?#24405;?#31163;开。

          岁忘归将?#24405;?#24102;到了景王府,连衣服都没换,直接披着一件薄披风,披头散发地进了宫。

          当时正是边疆战事最要紧的时候,几乎所有要臣都在太和殿中议事。

          岁忘归几乎没有等宫人回禀,便不管不?#35828;?#20914;了进去。

          在皇帝身边的老太监?#28216;?#35265;到岁忘归这般狼狈模样,想拦又不?#20381;梗?#31455;然直接被岁忘归冲进了大殿?#23567;?br />
          岁忘归神色惊惧地冲入殿中,在所有人诧异的注视下猛地跪倒在地,抖着嗓子道:“求陛下,为忘归做主!”

          所有人都骇住了,就连皇帝也吓了一跳,震惊地看着一身狼狈的岁忘归。

          岁忘归浑身衣襟凌乱,披头散发,他脸色苍白,越发显出脸上鲜红的掌印和唇角溢出的鲜血,因为跪地的动作,没?#21040;?#30340;披风露了半边,离得近的人都能瞧见他脖子上可怖的指痕和腿上不住滑落下来的鲜血。

          王室权贵?#24515;?#20010;不是人精,是个人看到他这副模样,都能明白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众?#35828;?#33080;色瞬间变了。

          在一旁随着父亲前来听政的江恩和脸色难看极了,听到一旁的人在窃窃?#25509;錚?#20919;着脸将身上外袍解下,快步走上前,一把将岁忘归瑟瑟发抖的身体裹住。

          岁忘归被吓坏了,在江恩和碰到他时剧烈颤抖了一下,满是惶恐地看他。

          北岚帝看到岁忘归这副模样,眉头一挑觉得事情?#34892;?#19981;对,忙让人将岁忘归扶去了内殿,将众人挥退,这才进去。

          岁忘归整个人都被吓傻了,跪在地上不住地发抖,说起话来都是颠三倒?#27169;?#24102;?#25490;?#27987;?#30446;?#33108;。

          北岚帝皱着眉听着他左一句右一句胡乱说着,最后终于听明白了。

          他冷声道:“?#28909;?#35831;太医!”

          岁忘归恍惚中听到,忙哀声道:“不……不要太医,陛下!求陛下……忘归一时失手伤、伤了五?#39318;櫻?#24182;、并不是有意为之,我只是被吓到了……求陛下不要治忘归的罪,求……”

          他说着,额头伏在地上,身体剧烈发着抖。

          北岚帝满脸怒意:“治什么罪?你哪里有罪?!来人,去叫端熹晨过来!”

          老太监在一旁听着,心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闻言连忙健步如飞地跑出去了。

          岁忘归听到端熹晨要过来,浑身颤抖得更厉害了:“陛下,忘归……忘归想回府……”

          北岚帝皱眉道:“?#28909;?#22826;医给你瞧瞧。”

          岁忘归连忙磕头,额头被他撞得一片红肿,他惊恐道:“不、不要太医……忘归自己回府请郎?#23567;?br />
          北岚帝看到他被吓成这样,?#34892;?#24515;软,也不再多留,让人送岁忘归出去。

          临走前,北岚帝道:?#21322;?#23450;会为你做主。”

          岁忘归眼泪唰的落了下来,哽咽道:“多谢……陛下。”

          他裹着江恩和的外衣,?#36824;?#20154;扶到了?#21040;?#19978;,很快出了宫。

          在?#21040;?#30340;帷帘落下时,岁忘归满?#26216;?#24807;绝望的神色骤然沉了下来,他在一瞬间仿佛换了一个人,神色虚无地盯着面前不住摇晃的帷帘,眸中全是冷意。

          “在这京城中,没人能护得住我。”

          岁忘归垂下头,这才面无表情地将腿上陷入血肉中的?#21892;?#25300;了出来,看着不住涌出来的鲜血,心道:“只有我能护住我自己。”

          岁忘归不顾颜面在皇帝面前将端熹晨的恶行添油加醋了一番,被花瓶砸的头破血流的端熹晨才刚醒过来,便被唤到宫中,被皇帝一顿责骂,顺道还削了他在朝中的职,闭门思过半年。

          岁忘归当时满身狼狈地进宫求皇帝做主,第二日便传来五?#39318;?#34987;责罚的消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

          一夜之间,景王爷在五?#39318;?#24220;中被当做娈童一样肆意亵玩的消息不胫而走,不过三日,几乎所有王室权贵朝臣都知道了此事,流言蜚语甚嚣尘上。

          皇帝更加震怒,下令所有人不准再谈论此事,所有人明面上闭口不谈,只是暗地里,茶余饭后却免不了要拿出来调侃嘲讽一番。

          海棠无意中听到府里的下人竟然也在谈论此事,气得眼泪汪汪,厉昭也气得发抖,将一些乱?#37070;?#26681;的人赶走了大半。

          整个景王府变得更加空荡。

          岁忘归对此事一无所知,他从宫里回来后便病了一场,再次醒来时,已是月落西沉。

          ?#24405;?#27491;坐在他身边,手中端着一碗药。

          岁忘归瞧见他,轻轻笑了。

          ?#24405;?#23567;心翼翼地用勺?#28216;?#33647;给他,轻声道:“你睡了一日,我方才为你把了脉,发现你体内似乎有余毒未清。”

          岁忘归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是吗?”

          ?#24405;?#30475;着他满脸淡然的样子,总觉得?#34892;?#22855;怪,但是又说不?#20384;矗缓?#36947;:“你是如何对皇上说的?端熹晨受了那样重的伤,他竟?#24187;?#26377;追究。”

          听到端熹晨的名字,岁忘归的手猛地一抖,不过很快稳住了,他眸子弯起,歪了歪头,道:“我和皇上怎么说的,你猜不到吗?”

          ?#24405;?#19968;皱眉:“什么?”

          岁忘归笑道:“难道现在满城不都是在传我是如何雌伏在端熹晨身下,如何如何不知羞耻地承欢的吗?我以为你也听说过了。”

          自从府中爱?#37070;?#26681;的人被海棠赶走了一批后,再也无人敢胡乱说岁忘归的话,加上?#24405;?#19981;?#39029;?#38376;,也自然不知道外面的?#35828;?#24213;在说什么。

          ?#24405;行?#39559;然:“你难道对皇帝说……”

          岁忘归轻轻理了理垂在肩上的长发,轻轻笑了:“对啊,要不然,我们要如何逃过一劫?”

          ?#26263;?#26159;你……”

          “名声吗?”岁忘归接口,他眨着眼睛看?#26049;录?#20284;乎?#34892;?#35815;异,“我命都要没了,要那东西做什么?”

          ?#24405;?#19968;时接不上话。

          岁忘归险些被人活生生掐死,这一年多来的进退维谷和不知何为?#30446;只畔?#25968;消失,整个人就像是在一夜之间换了个人似的,即使?#24405;?#27809;见过岁忘归之前是什么模样,也觉得他现在性情似乎?#34892;?#21476;怪。

          毕竟,常人若是遭遇了同他一样的事情,早就被吓得惊魂不定了,而他现在看起来,冷静的近乎诡异。

          岁忘归淡淡说完后,这?#30036;?#36215;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24405;?#25279;了抿唇,颔首道:“?#24405;!?br />
          岁忘归笑了:“好,以后你就是我景王府的人了。”

          岁忘归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他掀开被子披着外袍坐起,道:“海棠。”

          外面忙不迭传来脚步声,海棠推?#25490;?#20102;进来,见他醒了,脸色一喜:“少爷!”

          岁忘归将一块玉佩递给他,道:“拿着这块玉佩去城南白枫镇去替我找一个人。”

          他?#36214;阜愿?#20102;一番,海棠忙领命而去。

          ?#24405;?#35797;探道:“你打算做什么?”

          岁忘归道:“我父亲临走之前曾经留给我一支暗部,不过大多都被皇帝铲除得七七八八了,能用的没几个了。”

          ?#24405;幻?#25152;以。

          岁忘归轻轻将衣袍拢了拢,弯着眸子朝他笑:“不过剩下的人,办一些小事还是能勉强做到的。”

          那时的岁忘归,十七岁生辰刚过没多久,脸上还带着些?#29943;?#30340;?#21892;?#28201;柔笑起来时,?#24405;?#21364;只觉?#27809;?#36523;发冷。
      马会特码资料1805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