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写意小说 > 其他 > [红楼]锦鲤贾瑚 > 章节目录 11.第 1.1 章
          史氏小人之心,生怕张氏抗命不从,于是派出了心腹赖嬷嬷,亲自带着十几个丫鬟“请”人过来。

          见到这样的大阵仗,张氏当下心里便明了,史氏此次是要闹一次大的。

          只不过,皇帝即将复立太子,她父亲官复原职。况且张?#20185;?#36793;还带着贾瑚这条活锦鲤,加持了福运光环给了她。

          手中的?#30528;?#36739;之昔日更多更好,张氏没有理由认怂。

          贾瑚在张家呆了快一天,小身体里的精力早用完了,此时困得不行,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不停地打哈欠。

          轻柔贾瑚脑袋,张氏柔声道:“瑚儿且忍一忍,咱们去见过老太太便?#32431;?#22238;屋休息。”

          背过身,避开赖嬷嬷那双暗藏利针的眼睛,她快速在贾瑚耳边低声叮嘱了一句。“莫怕,一切自有为娘在。”

          打了十多次哈欠,这会子贾瑚黑珍珠眼眸笼罩着一层迷蒙的水雾,两眼翘黑的睫毛上挂着几滴晶莹剔透的生理泪珠,颤颤巍巍的要落不落。

          再加上他冻得微微红的鼻尖,小模样看起来湿漉漉、泪汪汪的,分外惹人疼。

          张氏心?#20889;?#21628;可爱,?#28909;?#19981;是场合不对,此刻她怕是?#20011;?#25602;住贾瑚在怀里死命揉亲了。

          贾瑚双手握成拳状,揉了揉眼睛,一边打哈欠一边软糯糯地回答张氏。“好。”

          话出,顿了顿,他模仿张氏的样子,在她的耳朵边上小声补充道:“瑚儿不怕。”只要不吃他,他什么都不怕。

          “快走吧,老太太该等急了。”赖嬷嬷等得不耐烦了,忍不住催促了起来。语气不怎么好,丝?#25769;?#26377;下人对待主?#35828;?#23562;敬。

          张?#20384;?#20919;淡淡地睨了她一眼,牵起贾瑚的小肉手,径自越过赖嬷嬷走在了前头。

          眼下史氏是荣国府里辈分最大、地位最高的人,赖嬷嬷身为史氏跟前的第一人,自打贾代善不在人世后,在这府邸里,哪怕是贾政亦要给她几分面子。

          她许久未曾被人这般无视过,心中顿时?#34892;?#29983;气。

          实际上,从前张氏亦是极给她脸面的。

          可是,自从张父下狱开始,张氏承受了来自许多方面的落井下石,后又经历了张父“死”而复生,现下心境?#20011;?#22823;为不同了。

          回来的路上,她仔细想过了。所谓为母则强,她须得强大起来,方可为贾瑚?#25237;亲?#37324;的孩子遮风挡雨,保护他们平安长大。

          故此,她不光是对赖嬷嬷强硬了起来。就连史氏、王夫人和贾赦,她也打算用一种完全不同于往,甚至是相反的态度来对待。

          赖嬷嬷自后面恶狠狠地瞪了眼张氏,从?#20146;?#37324;发出一声冷哼,心中不屑道:呸!什么玩意儿,自有求我的时候。

          荣庆?#32654;錚?#21490;氏摔破了三个杯盏,贾瑚和张?#29616;?#20110;来到了她的面前。

          目见他们母子手牵手,迤迤然跨门而入的模样,史氏两眼喷火,王氏气得脸都歪了。

          从上午到黄昏,快一个白天的时间,王氏不可能保持上午发髻凌乱的疯婆子模样到现在。如今的她,其实?#20011;?#22238;屋重新梳理了发髻,?#36824;?#20102;衣裳,还给脸上擦过了药。看着?#25346;?#19981;狼狈。

          只不过她的半张肿脸仍然存在感强烈,一下子?#25237;?#21435;了贾瑚的目光。

          贾瑚尚未学会人类的拐弯抹?#29301;?#30475;见了王氏的气变形的脸,直言直语便道:“你的?#21507;?#20040;歪了?有一边还又红又肿,比另一边宽敞了一半,是走路不看路摔的吗?”

          贾瑚一?#24405;?#20013;,不得不说,他的?#26412;?#21644;他的运气一样好。

          王氏又气又恼,头上都快冒出烟来了,看贾瑚的眼神恶意满得要溢出来。那狰狞的模样,仿佛下一刻就要冲过去扯烂贾瑚的嘴?#27712;?br />
          张氏循声看向王氏,打?#25239;?#22905;的大肿脸,摇头一叹道:?#26263;?#22969;多大年纪的人了,走路居然还会摔倒?瞧这小?#25345;?#30340;,都?#29615;?#23376;见人了,不知得养多少时日方可养好。”

          王氏愤愤然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张氏却不给她这个机会,立刻?#32769;?#24320;口堵住了王氏的嘴?#27712;?br />
          她满脸的关切之色,柔声劝告道:“如今这时节,雪天多,路道滑。弟妹日后走路须得小?#30007;?#22909;在这回只是脸部轻伤,下去若是摔重了,跌歪了?#20146;?#25110;者磕断了牙那就糟了。”

          “闭嘴!”王氏忍不住大吼出声,凶神恶煞地瞪着贾瑚和张氏。“你们母子二人,一个小小年纪装无辜,一个蛇?#30007;?#32928;诅咒我,你们良心何在?”

          张氏佯装生气道:?#26263;?#22969;这话什么意思,嫂嫂分明是关心你、提醒你,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诅咒你了。”

          贾瑚揉了揉受惊的耳朵,低?#28902;?#20102;眼自己的左胸,旋即拍了拍冲王氏道:“瑚儿的心在这里面哦。”

          他扭头看向张氏,又道:“大家的心不都在胸膛里面吗?阿娘,婶婶是不是摔?#30340;?#23376;了,这还要问?”

          熊熊怒火席卷而来,焚烧得王氏的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

          一仇目标从张氏转移到贾瑚,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声道:“还装!我的?#25104;?#25104;这般,还不都是你这小畜生干的好事!”

          贾瑚这小畜生,生下来就是为了气死她的吧!

          从前怎未发现他的嘴巴如此之毒,居然比张氏更可恨!那?#31456;?#27700;怎么就没淹死他!

          史氏挥落丫鬟新端?#20384;?#30340;茶杯,于脆响的碎裂声中怒喝道:“够了!”

          “张氏你还想维护这小混蛋到什么时候?”史氏恶狠狠剜了张氏一眼,旋即指着贾瑚骂道:“混账东西!撞倒你婶婶,害她伤了女人最重要的脸面,死不认罪便也罢了,还妄想联合你母亲推?#23545;?#20219;,羞辱诅咒于她!”

          “简直和你父亲一样的不是东西,要不是看你年纪尚小,我现在就叫人打断你的?#25945;?#33151;。”

          史氏看贾瑚的眼神便如同看茅坑里的污秽,厌恶到了极点。

          贾瑚迷迷糊糊地揪头发,?#30333;?#20260;了别?#35828;?#33080;?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张?#29616;?#30473;反驳道:“?#29260;?#33707;要与媳妇说笑。瑚儿点点大的一个人,即便是真不小心撞中?#35828;?#22969;,也只有他倒下的份儿。若想撞得弟妹倒下,恐怕还得健健康康地长十年的个头。”

          听明白了关键,贾瑚的小脸顿时鼓成?#19982;唷?#21756;!坏蛋又来冤枉锦鲤!

          这难道就是阿娘说过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今儿个上午多少双眼睛看见了,你还想?#31080;紓俊?br />
          史氏狠狠喘了一口气,转口又道:“不止贾瑚,还有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许你回张家和你娘家人走动联系。你一个罪?#36158;?#22899;,还嫌连累我们贾家不够多吗?”

          ?#23736;?#22919;!你是不是非得闹得贾家家破人亡才?#24066;模 ?br />
          ?#30333;?#33251;?是说外祖父吗?”贾瑚眨巴一下眼眸,脆声道:“瑚儿的外祖父才不是罪臣,他?#20011;?#23448;复原职啦。”

          张氏赞赏地看了一眼儿子,微微一笑道:“非但如此,今上还传达了口?#20572;?#21545;咐父亲日后好好辅佐太子。”

          “官复原职?辅佐太子?你们开什么玩笑?”史氏和王氏简直气笑了,史?#20384;?#20919;道:“荒唐!谁人不知太子?#20011;环?#20102;,你们母子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张氏不慌?#24187;?#36947;:“不敢,媳妇所言句句为实。如若不信,老太太大可差人去打听。”

          贾瑚补充道:“皇上决定要复立太子,舅舅说最快明天就有相关圣?#21363;?#20986;了。”这是回来的路上,从张氏和张硑的对话中听来的。

          “满口胡言乱语,真有这?#35748;?#24687;,我会不知道?”史氏一个字都不相信贾瑚和张氏所说,蠢妇天真的以为,荣国府还是处于贾代善再世的时候消息灵通,备受重用。

          说着,史氏眼神一狠厉,下令道:“来人!张氏母子死不悔?#27169;?#28385;口荒唐言语,带他们去祠堂,我要当着?#20982;媼凶?#30340;面处置他们!”

          王氏摸了摸肿痛的脸,心道:待会儿,定要暗示老太太用掌掴作为?#22836;?#36158;瑚母子的手段之一,让张氏也尝尝毁容?#30446;?#24807;,让贾瑚那小畜生一张嘴巴再不敢口出毒语。

          计划赶不上变化,不?#19978;?#21490;氏刚说完,门外便传来了一句?#24597;?#30340;喊叫声。“不好了!”
      马会特码资料1805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