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写意小说 > 其他 > 小爷不吃醋 > 章节目录 送27.夜送秋波
          柴映玉低垂着头,没精打采, 委屈巴巴。

          “她以前总是趁小爷不注意占小爷便宜, 她还送小爷东西, 讨小爷欢心,每天眼里都含着笑, 眼里全是小爷。可今天她已经整整一天没再搭理小爷, 一整天总共都没说过几句话, 她肯定是变心了。”

          “变心了”这三个字一脱口,就是巨大的悲伤。

          ?#31995;?#24515;知肚明是怎么回事, 可?#31995;?#33021;跟他?#22812;?#23376;直说“花神医以后都不会再搭理你”了吗?

          当然不能。

          可什么都不做显然也不?#23567;?br />
          他?#22812;?#23376;明显就是?#19981;?#20154;?#19968;?#31070;医,公子自己肯定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 只是死活不肯承认罢了。至于花神医那边,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花神医对公子有那么点意思,?#19978;?#22312;情形,花神医似乎已经不打算再继续招惹公子。

          这要真照这样下去, 花神医心一冷,真要是变了心, 公子再承认也来不及了。

          那可就得成修罗场。

          他?#22812;有?#23376;向来执拗, 长这么大第一次?#19981;?#19968;个人, 虽然现在倔强,但是肯定有他?#20174;?#36807;劲儿来的那一天,到时候他明白花神医是从他自己嘴边溜走的, 追悔莫及, 还不得把天捅个窟窿出来。

          想到此处, ?#31995;?#35273;得作为一个优秀的侍卫,绝不能放任悲剧的发生。

          “花神医可能是?#24149;?#24847;冷吧。”?#31995;?#22823;侠目光深沉,满脸悲痛,仿佛感同身受。

          柴映玉立刻提起了兴趣:“什么意思?具体点说。”

          “花神医从公子入谷第一天就?#36824;?#23376;的光辉迷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陷入无尽的暗恋之中,虽然她不曾跟公子正面表白,但是无时无刻不在显露着对公子的无边爱意,日复一日,她默默无闻的付出、小心翼翼地守候,却一直得不到公子的回应,试问这种情况下,谁能不伤心?最终,?#24149;?#24847;冷之下,她决定放弃这段感情,从此把一份深沉的暗恋永埋心底。所以,才会忽?#27426;?#20844;子冷淡。”

          ?#31995;?#22823;侠脑补出了一个单线爱恋的悲情女子的全部心理历程。

          ?#27426;?#27809;想到他家感情世界一片空白的纯情公子竟然信了。

          柴映玉回想从前种种,深以为然的点头。

          “肯定是这样没错,丑女人今天看小爷的眼神就是那种忍痛割爱的眼神,她果然还是深爱小爷的,只是永埋心底。”

          如此一想,豁然开朗。

          ?#31995;?#36214;紧趁热打铁,怂?#20102;夜?#23376;。

          “公子不是说想留花神医一直在身边,?#26391;?#19979;之见,金银珠宝、武功秘籍之类的都不如公子自己管用,如果公子想让花神医恢复从前的态度,不妨适当给她些甜头。”

          给甜头?什么甜头?

          甜头当然是对方想要,而自己珍视的东西,那只?#23567;?br />
          柴映玉瞬间彷徨不已,守了这么多年的贞操怎?#32431;?#20197;说给就给?

          映玉公子偷觑着?#31995;紓首?#38215;定的说道:“那样岂不是太便宜她?”

          给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怎么给?他敢给,丑女人敢要吗?

          ?#31995;?#24515;里琢磨着:你又不是没被花神医亲过,再让她亲一口能怎么样?完全没想到他?#22812;?#23376;竟然想给个大的。

          于是,模棱两可的回了句。

          “花神医是个?#38376;?#23376;,公子不吃亏。”

          得到肯定回答的柴映玉仿佛是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同一般,确实,丑女人是还不错。

          ?#27426;?#36824;是很忐忑。

          “这样会不会很不好?”

          为了他?#22812;?#23376;将来不会追悔莫及,?#31995;?#22823;侠决定给他?#22812;?#23376;一丢丢勇气。

          “没有什么不好的,花神医爱慕公子,公子又想留住她,?#28909;?#22914;此,公?#28216;?#29298;一点也在所不惜,毕竟万事有得有失。”

          柴映玉整个人都娇羞起来,虽然如此,可是他也没干过这种事。

          这可如何是好?

          最好是诱导丑女人先动手,这样他就可以半推半就。

          ?#20365;?#26159;怎么才能让丑女人先动手呢?

          这可真的是个恼?#35828;奈侍狻?br />
          在决定出门动身去送甜头之前,映玉公子先给自己洗了个澡,涂的香喷喷。

          ?#31995;?#34429;然不明白为啥公子如此隆重,但是也对此表示了支持。显然,忠勇有余,而智谋不足的?#31995;?#22823;侠,完全没有?#31995;?#20182;?#22812;?#23376;竟然大义凌然的准备去献身。

          如果知道,他大概要一巴掌拍死自己。

          夜黑风高,月色悲?#22330;?br />
          柴映玉踩着月色,穿过院中小径,一路径直向花药的房间走去。

          不一会儿,洗了澡,换了新衣裳的映玉公子就忐忑不安的站在了花药的门前。

          屋内的灯光还亮着。

          “叩,叩叩……”

          柴映玉敲了敲门。

          花药心里正在发堵,她这一整天都闷闷的,想着明天还是再弄一辆马车吧,整天跟柴映玉这么朝夕相对,时刻提醒自己这颗大红果子只能看不能吃,她非?#20813;?#27515;自己。

          就在这个空当,传来了敲门声。

          “谁?”

          “是小爷。”

          花药想了想,?#28909;?#20915;定跟柴映玉划清界限,就别再拖泥带水的了,大半夜的见面,好说不好听。

          “我睡下了,你回去吧。”

          门外的柴映玉分明看到花药的影子?#21507;?#31383;上,她在灯下坐着呢,根本没睡。委屈巴巴,大半夜的小爷来送,你竟然不开门?

          “你开开门,小爷有话跟你说。”

          “明天再说吧,太晚了。”

          可以说非常冷漠。

          丑女人果然是被他的连番拒绝?#36865;?#20102;心,才会如此?#24149;?#24847;冷吧。

          本来打算生气的映玉公子瞬间就同情了起来,?#32431;矗?#36825;个女人爱他爱到骨子里去了,都说爱之深恨之切,现在连面都不想见,肯定是爱惨了。

          “你不开门小爷就在这站着,你一宿不开,小爷就站一宿。”

          花药信了他的话才有鬼。

          映玉公子是什么人?锦衣玉?#24120;可?#24815;养,怕疼怕苦,这会儿正是深秋,夜里冷的很,冻他一会儿就?#27809;?#21435;了。

          “你?#19981;?#31449;你就?#23613;!?br />
          柴映玉听着这般绝情的话,不由低下?#36865;罰?#32437;使知道花药是被他?#36865;?#20102;心才会说这样的狠话,他还是被?#35828;?#20102;。

          以前,他只要皱一下眉,她都会嘘寒问暖,关心备至的。

          夜风呼号,卷地落叶。

          深秋的夜晚有一股子透骨的凉气。

          花药坐在灯下,一直都没动弹,灯影明明灭灭,心里烦得很,约莫过了一?#35752;櫻?#20391;耳倾听,外面除了北风席卷着树枝哗哗的响着,似乎便没有别的声响。

          ?#27426;?#36824;是?#34892;?#19981;放心,她起身去打开门一看。

          柴映玉竟然还伫立在门口,站的笔直。

          花药惊讶的瞪大眼睛,她以为他早就走了呢,只是下意识的过?#32431;纯?#32780;已。

          “你怎么还在这?”

          “丑女人,你干脆冻死小爷算了。”柴映玉一边说着话,一边嘴打颤。

          花药?#34892;?#19981;忍心,叹了口气,错开门口。

          “进来吧。”

          柴映玉一个箭步?#32479;?#20102;进去,像是生怕花药后悔一般。今儿他为?#36865;?#26174;自己贵公子的风华,只穿了一层薄薄的丝绸单衣,?#27599;?#26159;?#27599;矗?#23601;是冷,风一吹,满袖子全是凉气。

          花药关上门刚一回头,正看到柴映玉打了个冷颤。

          一时间,说不出什么心情来。

          “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说吧。”

          柴映玉缩着脖子,把手往前一伸:“你先给小爷捂捂手,冻得都没知觉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微微拉长的?#24808;簦?#29934;声?#25512;行?#21487;怜,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花药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给柴映玉捂手,?#27426;?#23601;在动手的一刹那,脑子里立刻冒出来“未婚妻”这三个字,一瓢凉水劈头盖脸的泼了下来。

          “你自己搓搓吧。”

          连手都不拉了吗?丑女人之前可是得着机会就?#20302;得?#25720;拉他手的。

          柴映玉本来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却被一阵秋风吹成了蔫茄子。他光想着给花药送点甜头,?#27426;?#24590;么送这个甜头,对他来说比登天还难。

          作为一个半夜送的小爷,怎?#32431;?#20197;气馁?

          柴映玉鼓足了勇气,再次可怜兮兮的仰起脸:“你过来摸摸小爷的脸,冻的冰凉冰凉的。”

          花药越发的心烦意乱:“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说?”

          柴映玉梗着脖子,觉?#20040;?#29983;尊严怕是要折在此处:“小爷大半夜的跑到你门前站了这么久,你还不明白为什么?”

          “不明白。”

          柴映玉气闷不已,这事说出来太羞耻,还是做吧。

          如此想着,他微微弯下腰,闭上眼睛,仰着脸,对花药说道:“亲吧。”

          亲吧???

          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这是钓鱼执法吗?

          花药?#37259;叛?#21069;乖乖等着被亲的柴映玉,十分无奈。

          ?#32610;?#30524;。”

          想让他睁?#21467;?#30555;亲吗?也行,柴映玉立刻睁开眼睛,?#27426;?#21364;见花药一脸见鬼的样子,完全没有亲下来的意思。

          花药扶额叹息:“你到?#32043;?#24178;什么?”

          柴映玉纳闷,自己都做的这么明显了,她还没看出来?

          ?#27426;?#39556;傲的映玉公子能直接跟她说“小爷半夜送,请不要矜持,随便享用”吗?

          当然不能。

          柴映玉哼声道:“你不是?#19981;肚?#23567;爷吗?小爷今儿大发慈悲,就让你亲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赶紧亲。”

          一副小爷在施舍你的模样。

          甭管是不是施舍,这要是平常,花药会犹豫吗?

          ?#27426;?#29616;在他满脸都?#37259;?#26159;“别人家的未婚夫”,她要是能亲下来,那才是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柴映玉,别闹了。”

          花药很无力,柴映玉越是这样,她越是?#21507;輟?br />
          本来她?#25237;?#26612;映玉怀着坏心思,如今他又这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真的太考验一个?#35828;?#21697;德操守了。

          花药心里就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说:亲呀,反正他送上门的,亲了之后甭跟他纠缠就是,他那么骄傲,也不可能让你负责。你是药王谷谷主,又不是名门正派,只谈风月,不谈感情也无所谓呀。

          另外一个说:他有未婚妻,他有未婚妻,他有未婚妻……

          就在花药脑子里天人交战,一脚踏入深渊之际。

          “叩,叩叩……”

          几声敲门。

          “谁呀?”

          “是我。”

          南宫榷?他来干什么?

          小白脸,怎么哪哪儿都有他?

          柴映玉刚刚明显察觉到丑女?#35828;?#24577;度在松动,就差一点点就被他的美色迷惑了。就在那个关键的分水岭上,却被南宫榷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及时打断。

          ?#27426;?#26144;玉公子是那种会放过这个稍纵即逝机会的人吗?

          当然不是。

          就在花药晃神之际。

          只见柴映玉迅速直起身子,低头就叼住了她的嘴唇。
      马会特码资料1805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佛罗里达那不勒斯 丛林巫师客服 cf手游蝴蝶刀怎样觉醒 韦斯卡阿拉维斯 利物浦南安普敦视频直播 掘金vs湖人 15选5走势图-幸运之门 动物足球世界杯游戏 星际争霸2地图 太空漫游2001 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