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写意小说 > 言情 > 盛宠名门:惹火世子妃 > 章节目录 7174
          174

          昌平长公主一进门,直接跪了下来,:“?#24066;鄭?#33251;妹要气死了。”

          说罢就开始掉眼泪。

          这眼里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永安帝原本就好些日子没见到昌平长公主了,这可是他最疼爱的皇妹了,他们兄弟姐妹四人,两位?#24066;?#37117;是英年早逝,母后也早早的去了。

          也?#30343;?#19979;他们兄妹二人相依为命了。

          他是真心疼爱这个妹妹的。

          且昌平半年?#23433;?#22833;了爱女,同样的也是他最疼爱的外甥女,白发人送黑发?#35828;耐纯啵?#35753;他更加疼爱这个小妹了。

          “昌平,你这是怎么了,赶紧起来。”永安帝亲自扶了昌平长公主起来,拉着昌平长公主坐到了自己身边。

          兄妹二人同坐在龙椅之上,可见永安帝在这个妹妹面前,是一点儿忌讳也没有的。

          昌平长公主在永安帝面前,哭的伤心不已,并?#19968;?#25226;眼泪鼻涕都蹭?#25509;?#23433;帝的龙袍上了。

          永安帝半分嫌弃也没有,如果换成旁人,只怕永安帝早就治罪了。

          而此刻的昌平长公主哪里还有往日的嚣张跋扈,完全是一小女孩受了委屈的样子,更是惹人心疼。

          姜福海这样的场面也是见惯?#35828;摹?br />
          前几个月,?#30340;?#37089;主刚去?#35828;?#26102;候,昌平长公主大病一场,永安帝还微服出宫去亲自看望昌平长公主,又把昌平长公主召进宫,好生安慰了一番。

          足以证明,永安帝对这个妹妹,也是疼爱到了极点的。

          “昌平,到底怎么了,谁给你委屈受了啊,朕知道,顾准可没在盛京,难不成还有旁人敢给你委屈受吗?”永安帝问道。

          他是真的?#24187;?#30333;了,就昌平这个性子谁还敢给她委屈啊。

          “?#24066;鄭?#26159;你媳妇儿给臣妹气受了!”昌平长公主气呼呼的说道。

          永安帝愣了一下,呵呵一笑,:“皇后一向娴熟大度,如何会给你委屈受啊。”

          说实在的永安帝不怎么相信,玉皇后和他夫妻也不是一天?#25945;?#30340;了,他自然了解玉皇后了,玉皇后一直都很包容昌平长公主的小性子。

          从前也是,他没有继位之前,玉皇后对昌平长公主就诸多包容。

          现在都一把年纪了,如何还会跟昌平起起冲突呢?

          “就是她,就是她,?#24066;鄭?#20320;是不是不疼臣妹了,?#24066;鄭?#20320;偏心你媳妇儿。”昌平长公主哭的更厉害了。

          永安帝?#34892;?#22836;大,这个妹妹,他有时候也拿她没办法。

          “好了好了,别哭了,?#28909;?#30343;后惹了你,朕给你赔罪还不成吗?那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能高兴,说出来,朕都答应你。”永安帝很大气的说道。

          “臣妹什么也不要,臣妹就是委屈的慌。”昌平长公主撇嘴说道。

          “?#32654;埠美玻?#20320;也是一把年纪了,都当了祖母了,还这么爱哭啊,前儿朕还想着,钊哥儿年纪也不小了,如今也当?#35828;?#20102;,朕也?#20040;?#19979;个爵位了,朕也看出来了,这钊哥儿不是习武的材料,读书资质也一般,但怎么说也是你的长子,朕总要给些体面不是,不如就赐个崇安伯的爵位,世袭三世,如何?”永安帝安慰着说道。

          “多?#25442;市幀!?#26124;平长公主忙说道。

          永安帝很少?#22836;?#29237;位,毕竟单单是爵位,皇室宗亲,每年都是一大笔开销。

          如今却给了顾?#26368;?#20271;爵之位。

          算是够看重她了。

          “?#32654;玻?#20320;是朕的亲妹妹,咱们两位?#24066;?#21435;世的早,母后也早早的去了,?#30343;?#21681;们兄妹二人额,朕自然要好生看顾你这个妹妹了。”永安帝拍了拍昌平长公主的肩膀,说道。

          “?#24066;鄭?#36824;是你最疼臣妹了。”昌平长公主吸了吸鼻子,说道。

          “那你还委屈吗?”永安帝笑呵呵的问道。

          “?#24066;鄭?#35828;起来,瑶瑶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说亲了,臣妹看中了,皇嫂的亲侄儿玉敏竣,却没想到皇嫂不乐意。”昌平长公主撇着嘴说道。

          “你就是为了这事儿不?#32431;?#21527;?”永安帝觉得?#34892;?#22909;笑。

          ?#25226;?#29814;哪里不好了,是,臣妹承认,瑶瑶不如妃妃,可也是臣妹的女儿吧,难道还配不上皇嫂的侄儿吗?”昌平长公主赌气道。

          ?#32610;?#20498;也不是,其实这门亲事也蛮般配的,要不朕下旨?#31361;椋?#36825;瑶瑶年纪也不小了,说起来,当初朕册封了妃妃为郡主,妃妃是朕最疼爱的外甥女,自然是要与众不同一些的,等瑶瑶成亲,朕就下旨册封瑶瑶为县主,皇姐的女儿是县主,瑶瑶也不能比她差了,是不是?”说起来,永安帝对昌平长公主的几个孩子,都是十分疼爱的。

          “说起来,你这四个孩子,枫哥儿和妃妃自然是不必说,哪怕是朕不赐下爵位,他们也是有出息的,这钊哥儿和瑶瑶,有个爵位,也能此生无忧的。”永安帝看的很清楚明白。

          “?#24066;鄭?#33251;妹都这么大的还要你替臣妹操心,说起来,臣妹都没?#33251;市?#20102;。”

          “瞧你这话说的,你是朕的亲妹妹,朕不看重你,看重谁啊?”永安帝宠溺的刮了一下昌平长公主的鼻子,:?#32610;?#26159;你这性子到底是要改一改了,不能再这般骄纵了,你可是做了祖母的人了,在这般也不行啊。”

          昌平站公主只是撅着嘴不说?#21834;?br />
          永安帝继续说道,:“你若觉得玉敏竣好,朕就下旨?#31361;椋?#29577;敏竣配瑶瑶,也不算辱没了瑶瑶。”

          “多?#25442;市幀!?#26124;平长公主笑着说道。

          “只是枫哥儿的亲事,你也要上?#30007;?#20102;,虽说宝音那孩子痴心不改,可这婚姻之事,还是讲究个两情相悦才好,枫哥儿这孩子虽说性子温和,但也是个有主意的,他的亲事,还是要他自己做主才好,况且他是个胸?#20889;?#24535;的,最好能娶一个情投意合的妻子,才能够心无旁骛。”

          “是,?#24066;?#35828;的,臣妹都记下了。”昌平长公主此刻十分乖巧的点头答应了。

          “好,回头朕会同皇后谈谈的,以后你也要?#27597;男?#23376;,你皇嫂也是个大度的人,应该不会同你?#24179;?#30340;。”永安帝再次说道。

          昌平长公主连连撇嘴,在永安帝心里,还是向着玉皇后。

          不过昌平长公主到底没说什么。

          反正?#24066;?#24050;经答应要?#20301;?#20102;,这下子看玉家如何说。

          她还步上赶着了,到时候?#31361;?#22307;旨下了,玉皇后和玉家就只有同意的份儿了。

          她想做的事儿,还没有?#22235;?#38459;止呢。

          “?#24066;鄭?#26041;才臣?#38376;?#21040;张贵妃了,说您要去张贵妃宫里用午膳,张贵妃还邀请臣妹一起去呢。”昌平长公主笑嘻嘻的说道。

          “你素日里不是不?#19981;?#24352;贵妃吗?说人家娇柔做作,都四十岁的人了,还整日里打扮的跟个小姑娘似的。”永安帝笑着说道。

          张贵妃保养的的确很好,不过比玉皇后小了两三岁,可是看着却是比她小了十岁不止,就是同龄的穆德妃也比起张贵妃差远了。

          并且张贵妃伺候永安帝格外的上心,体贴的很,这也是为什么永安帝这么多年了,都一直宠爱张贵妃的?#20498;省?br />
          “?#24066;鄭?#20854;实张贵妃人也不错,是臣妹过去?#34892;?#38024;对她了。”

          “那好,你就陪朕一起去吧。”永安帝自然是答应了。

          “陛下,陛下。”一道焦急的声音传来。

          “胡闹,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有话好好说。”姜福海斥责道。

          那个匆忙进来的小太监,直接跪到?#35828;?#19978;,磕头道,:“陛下,正戚夫人腹痛难当,并且流红了,已经召了太医过去,陛下要不要也去瞧瞧。”

          永安帝一听,?#25104;?#22823;变。

          昌平长公主倒是不着?#20445;?#19968;个妃嫔而已,就算是小产了能如何啊。

          这后宫本来也是不缺孩子的。

          不过见永安帝着?#20445;?#22905;也跟着着急道,:“?#24066;鄭?#19981;如去?#32431;?#21543;。”

          ?#30333;擼?#20320;陪着朕一起去瞧瞧。”永安帝拉着昌平长公主一道去了。

          到了长春宫,玉皇后也匆匆?#20384;?#20102;。

          玉皇后才是对正戚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无感,不过知道永安帝对着孩子上心,她哪怕是不伤心,也要?#30333;?#23545;这孩子上心的。

          她是正宫皇后,这样表面的功夫,自然是要做全了,也要做足了。

          “臣妾给陛下请安。”玉皇后大方得体的行礼道。

          “皇后也来了。”永安帝还是很给玉皇后面子的。

          “见过皇嫂。”昌平长公主不冷不热的说道。

          “皇妹不必多礼。”玉皇后的态度十分温和有礼。

          不过此刻永安帝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的心思全都在正戚夫?#35828;?#23401;子身上,若是孩子没了,他定?#25442;?#24456;失望的。

          这后宫已经六年没有任何妃嫔诊出过喜脉了。

          所以正戚夫人这一胎,一定要保住。

          永安帝直接走进了正殿。

          太医正在内殿救治正戚夫人。

          永安帝却在正殿见到了吴婕妤。

          不过也是正常的,毕竟是吴婕妤和正戚夫人是亲姐妹,两个人走的近了些,也是正常的。

          本来永安帝以为吴婕妤会被皇后安置在长春宫的,结果却被安排到了丽妃那里。

          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在哪里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吴婕妤床上功夫好,能让他身心舒畅,这一点就够了。

          不过永安帝一时半刻也没打算晋吴婕妤的位分,毕竟吴婕妤这身份,进宫就足够让人?#19988;?#30340;了,还是让她低调一些吧。

          左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一个玩物,他也没太放在心上。

          多给些?#30171;?#20063;就是了,不一定要在位分上册封啊。

          “嫔妾给陛下请安。”吴婕妤深深的拜倒在地。

          见玉皇后和昌平长公主走了进来,也同时给玉皇后和昌平长公主请安。

          玉皇后自然是不?#19981;?#21556;婕妤的,不管吴婕妤是何种身份,她都?#19981;?#19981;起来。

          昌平长公主却在打量吴婕妤。

          虽说也算个美人儿,但到底年纪也不小了,看起来年纪不如张贵妃大,可却?#26085;?#36149;妃还显老。

          从前不过是一个侯府的姨娘,也?#30343;?#20040;气派,真不知?#24066;?#21040;底看上了这个女人那里?竟然也要纳入后宫来。

          昌平长公主是一个通透人,自然感觉?#25509;?#30343;后对吴婕妤的不?#30149;?br />
          其实她也不大?#19981;?#21556;婕妤。

          但是玉皇后此刻让她不?#32431;歟?#22905;也要让玉皇后不?#32431;臁?br />
          ?#32610;?#23601;是?#24066;中?#26187;的吴婕妤?”昌平长公主问道。

          永安帝轻轻点?#35828;?#22836;。

          “起来吧。”昌平长公主笑着说说道。

          吴婕妤自然不敢起来,永安帝也说道,:“长公主叫你起来,你?#25512;?#26469;吧。”

          吴婕妤这才敢起身,:“多谢长公主。”

          “?#24066;鄭?#33251;妹瞧着吴婕妤也是极标致的?#22235;兀?#23545;了,你多大了。”昌平长公主问道。

          吴婕妤不知道昌平长公主为何会这样?#21097;?#21487;是她也不得不如实回答,:“回长公主的话,嫔妾今年三十三岁了。”

          “年纪不大啊,比皇嫂小不少呢,怪不得看起来比皇嫂年轻不少啊。”昌平长公主笑着说道,眼睛里全都是嘲讽。

          玉皇后听得?#25104;?#22823;变,她是年纪大了,四十几岁的人了,的确比吴婕妤大了十岁。

          可昌平这话说的也太诛心了吧。

          “嫔妾不敢,皇后娘娘华丽尊贵,青春永驻。”吴婕妤吓得直接跪了下来。

          她真的不知道这位长公主是什么意思,竟然拿她和皇后娘娘比较,这是要害死她吗?

          她入宫这些日子一来,才体会到,这深宫中生活到底是多么的不容易,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觊觎,连一宫主位都不是。

          在宫里,要处处看丽妃的?#25104;?#34892;事,若是一个不小心,就是一顿责罚。

          并?#19968;?#21483;你有苦说不出。

          而且宫里作践?#35828;?#27861;子太多了,都是她见都没见过的。

          比起后宫里来,侯府的生活实在是太惬意了。

          只?#19978;В?#24320;弓没有回头箭,她已经入宫了,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吴婕妤更是知道,这后宫里,皇后娘娘就是主宰她一切的人,若是她得罪了皇后娘娘,休想有好日子过。

          丽妃如此作践她,焉知不是皇后娘娘在背后给丽妃撑腰吗?

          如若不是,她好歹也是陛下新宠,丽妃就这么不给陛下面子吗?

          而且正戚夫人根本帮不了她,她只能在丽妃手下讨生活。

          她如今更加不?#19994;?#32618;皇后娘娘了。

          因为皇后娘娘弄死她,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如今吴婕妤也感觉出来了,陛下对她的宠爱已经不如往昔了。

          这些日子也一直都没召她侍寝,如若她失宠了,那么在这后宫,很快就会被淹没了,?#21364;?#22905;的是无尽的孤独和漫漫长夜的煎?#23613;?br />
          到那个时候,皇后娘娘随时可以弄死她。

          不管长公主是什么意思,她都不会去得罪皇后娘娘。

          两位大人物斗法,可别拿她当炮灰。

          “吴婕妤蛮会说话的吗?”昌平长公主不冷不热的说道。

          “好了,昌平,让朕安静一些,正戚夫人那里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永安帝看着昌平长公主,说道。

          昌平长公主这才闭嘴不言了。

          “婕妤,你?#35762;排?#30528;正戚夫人,你说,正戚夫人为何好好会腹痛见红呢?”永安帝直?#28216;?#36947;。

          吴婕妤摇了摇头,:“回陛下的话,嫔妾也不知道,嫔妾一进门就听到正戚夫人?#30333;?#33145;痛,然后就去找太医了。”

          永安帝没说什么,吴婕妤也跪在一边,不敢说话了。

          “吴婕妤起来吧,跪着做什么,你又没做错什么事儿,是不是啊,皇嫂?”昌平长公主笑吟吟的说道。

          玉皇后的?#25104;?#19968;直不好看,闻言,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起来吧,别跪着了。”

          吴婕妤恨不得把自己给缩成小?#22909;祝?#22905;真的是害怕了,生怕牵连到她,因为在这皇宫里活着,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过了良久,太医总算是从内殿出来了。

          见?#25509;?#23433;帝?#35748;鹿頡?br />
          “好了,别废话了,先说,正戚夫?#35828;?#24773;况如何?”永安帝一脸焦急的问道。

          “回陛下,娘娘腹中的龙胎保住了。”太医答道。
      马会特码资料1805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