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写意小说 > 其他 > 他的女友似猫太傲娇 > 章节目录 31.三1十一只喵
          简单生日过完没多久, 校篮球?#28909;?#20063;就要开始了。

          只有高一高二参加, 先是邻班进行?#28909;? 最后胜出来的再继续比。

          简单他们班和十五班是当天下午才开始?#28909;? 她之前还不觉得,现在那两个人都给她告白了,她才觉得有点尴尬,她都不想去现场了。

          特别是何嘉彦,她和他从那天他给自己告白开始,已经有几天没有说?#20658;恕?br />
          主要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还有那天晚上闹得也不愉快, 何嘉彦那种性格本来就不容易服软, 所以也不主动找她,她也尴尬, 自然也不会去找他。

          然后她和陆知, 虽然因为他们是同桌, 她不好避开他, 但是简单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 两人最近几天的交流也少了。

          现在让她?#30446;?#22320;看着两人在一起打篮球,还是对手,请杀了她吧。

          但是陆知是班长,去不去当观众还得给他?#30340;? 班主任说有特殊原因是可以不去的。

          上午他们班没有?#28909;? 他们去操场报道点了名过后, 很多人都溜了回来。

          陆知一点也不像下午有?#28909;?#30340;人,安静地坐在窗边看着书,温暖的阳光撒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温和,给人一种很好说话的错觉。

          简单趴在课桌上像只暗中观察的小猫咪一样,偷偷瞟了陆知好多眼了。

          然而陆知就像没有察觉一样,没有被干扰,依旧自顾自地看书,看她能够忍多久。

          可是谁知道一?#20284;?#26469;了的简单,忍耐力很棒棒啊!

          不知道第几次,简单再瞟向陆知的时候,陆知终于关上书,看向她。

          简单顿?#26412;?#20102;一下,然后咧开嘴讪讪地笑了笑。

          陆知好暇以整地看着她,安抚地笑了笑道:“说吧,想说什么?”

          简单可怜巴巴地瞅了他一眼,试探道:“我下午可以不去看篮球赛吗?”

          陆知倏的收回笑容,不容拒绝道:“不?#23567;!?br />
          “啊?”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答案,简单顿时苦着脸看着他道:“为什么啊?”

          她以为他?#28909;?#35828;?#19981;?#22905;,那这点小要求是可以答应她的呢。

          陆知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看得让简单都不自在了,他又突然凑近,像挠馒头一样,挠了挠她的下巴,自然地笑道:“你在,我才能赢啊!”

          简单翻了个白眼,她又不是兴奋剂,还能让他神经兴奋不成。

          她瘪了瘪嘴,又趴回去,只觉得生无可恋。

          陆知无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道:“?#19981;?#20320;,是我的事情,你不用感到有压力。”

          简单一时被说中了心事,?#34892;?#23604;尬,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东张西望就是不看他。

          大概女生天生就这样吧,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但到底还是个小女生,在这些事情上,还是有几分羞涩。

          陆知无奈地摇了摇头,平时能耐得很,一到关键时候就缩壳里去了。

          下午轮到简单他们班?#28909;?#30340;时候,简单还是?#20384;?#23454;实地跟着徐璐一起去了操场。

          她们刚坐下,就看到他们班的男生穿着白色球服,向他们班这边走来,引起一阵尖?#23567;?br />
          简单一眼就看到了陆知,她眼睛一亮,他平时只穿校服,整板着脸,好听点他这是禁欲气息,其实就是好像人欠他八百万似的。

          而穿上球服,倒是让他看上去阳光了几分。

          陆知?#23545;?#22320;就看到了简单,眼睛亮晶晶的,就像馒头看着他手里的小鱼干一样的表情,他扬起嘴角,快步走到她身边。

          简单旁边的徐?#32431;?#35265;他过来,很是自觉地往旁边挪了挪,让出足够的位置。

          陆知也不?#25512;?#24452;直走到简单身边坐下,还向徐璐说了声谢谢。

          徐璐受宠若惊地摆了摆手,班长这是转性了啊。

          简单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陆知侧头看向她,凑近?#35828;悖?#25590;揄地笑着问道:“我就在你身边了,怎?#20174;?#19981;看了?”

          简单最受不了激将法,一转头,扬着下巴,傲娇地反驳道:“谁……谁看你了?”

          说完了后,又小声bb道:“以前怎没发现你这么自恋。”

          陆知挑了挑眉,说道:“没看,那你脸红什么?”

          简单反射性地抬手摸了摸脸,结果刚刚没脸红,现在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陆知终于愉悦地笑出了声,说道:“小傻子,骗你的。”

          十六班的同学们顿?#27604;?#37117;惊恐地转过头看向他们班长,他们班长居然笑了,还笑得这?#32431;?#24515;,真是神奇。

          他们又看向旁边红着脸的简单,皆是一脸恍然的表情,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而女生们都是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她们班长这多高岭之花居然就这么被摘了,被摘了。

          而简单红着脸?#19978;?#20182;,呲了呲牙,像只炸毛的猫一样凶道:“陆知,你无聊!”

          陆知见把人逗炸毛了,赶紧顺毛撸,一本正经地点头,道:“对,是我无聊。”

          认错这?#32431;歟?#35753;简单感觉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她挥了挥拳头,又哼道:“还有,你才是傻子。”

          这他就不承认了,他们两之间,有一个傻子就够了,陆知只是摸了摸简单的头,纵容地笑了笑,一脸宠溺。

          众女生都一脸羡慕,好想班长也这样对她们,然而班长对其他人都是仿若人在北极。

          ?#36824;?#19968;会,学生会的人就来叫他们班和十五班准备了。

          陆知站起身拍了拍简单的头,笑着道:“给我加油!嗯?”

          简单略微不好意思地顺了顺她的头发,小声应道:“哦。”

          顾时过来拍了拍陆知的肩膀,调笑道:“陆知行了啊,咱得走了。”

          陆知点?#35828;?#22836;,最后看了一眼简单,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十五班的男生也要去篮球场的一端做准备活动,就要从他们班前面路过。

          他们班男生穿着红色的球衣,很符合何嘉彦那群人张扬的性格。

          何嘉彦走在最前面,随意抬手撸了把头发,浑身散发着少年的荷尔蒙,也是引起好多女生的尖?#23567;?br />
          这个年纪的女生,?#19981;?#38470;知,那是因为他的严,但是性格来说,她们更?#19981;?#20309;嘉彦这种?#36276;?#32780;不可一世的,让她们觉得酷酷的,心情激荡。

          所?#38405;?#21548;到女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的声音。

          “快?#32431;?#30475;,何嘉彦好帅啊!”

          “真的,巨帅!”

          “啊啊啊他看过来了!”

          “啊,他会不会是在看我啊!”

          ……

          路过十六班的时候,何嘉彦四处张望,在看到简单的时候,目光露出几分希翼。

          简单一怔,随后不自然地转过头,假?#26696;?#24464;璐聊天,她还是没办法像以前那样面对何嘉彦。

          看见她的?#20174;Γ?#20309;嘉彦眼中微不可见地闪过一丝受伤,抿了抿唇,失望地转过头。

          徐璐也发现,她用?#31181;?#25296;了?#24405;?#21333;,八卦道:“你跟你那竹马又吵架了啊!”

          以免何嘉彦近水楼台先得月,把他们班长给挤出局,她就可劲儿地上眼药。

          徐璐似不经意地说道:“你怎么跟他老是吵架呀?他一个男孩子怎么也不让让你啊?”

          简单翻了个白眼,无语道:“没吵架啦!”

          徐璐好奇道:“那你怎么不理他啊?”

          简单打着哈哈道:“你不是要看帅哥吗?还不专?#30446;幢热!?br />
          徐璐见撬不开什么了,也转过头看向了球场。

          ?#36824;?#22810;久,徐?#20174;旨鼻?#22320;戳了戳简单,说道:“简单简单,上场了上场了。”

          “啊?哦。”简单正在低头玩?#21482;?#21548;见她的话,连忙抬起头看向操场。

          他们班的男生大都比较成熟冷静,而何嘉彦那群人都比较张扬火热。

          因此此时十六班与十六班相对站着,白与红,冷静与火热,就像是冰与火的较量。

          陆知冷静地看着对方,又向队友们相视点头。

          何嘉彦皱眉,眼神不善地盯着对面那群人最前面那个修长的声音,周炎都怀疑他会跑上去跟人打一架了。

          周炎在他身边,小声说道:“彦哥,冷静点啊!别乱了阵脚。”

          简单也在上面,紧张地看着下面两方的人。

          虽然现在在闹别扭,但简单与何嘉彦那么多年的情意,也是一般人不能代替的,但她此?#26412;?#28982;发现她居然有点偏了陆知。

          当她看着陆知他们一脸冷静的时候,她竟然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当?#38376;写?#21709;哨子的时候,两边一触即发。

          十五班气势很猛,第一个球就是他们进的。

          简单顿时提起一颗心,紧张地看向陆知,她和何嘉彦走得最近自然知道他篮球打得很好。

          无论是以前初?#26657;?#36824;是后来高一,第一名都像是为他们?#21487;?#21046;作的。

          所以她此时?#34892;?#25285;心陆知,她此时倒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只觉得她是十六班的,理应支持自己班。

          这是陆知在球场上突然看过来,就看到他的小朋友满脸担心,他扬起唇角,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简单和他对视,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感觉周遭都安静了下来,只听得到她自己的心跳声,很快。

          就算陆知刚刚失了一个球,她也觉得他此时无比的耀眼。

          何嘉彦也看见她了,一如以往,投进了球就抬?#36153;?#25214;她的身影,目光骄傲。

          然而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他了。

          接下来整个局势都掉转了,十五班气势依然很猛,但是打得越猛,破绽就越多,而且他们已经渐渐?#30446;?#22987;乱了。

          何嘉彦是主力,他的心乱了,整个也就乱了。

          最后毋庸置疑的是,十六班赢了,不过比分并没有拉很远,也就几分只差。

          ?#26247;?#21313;六班都是一群学霸,都很少运动,不像何嘉彦他们,都是操场的常客,要不是有故事和陆知,也不一定能赢。
      马会特码资料1805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