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写意小说 > 其他 > 封先生的宠爱 > 章节目录 1.第 1  章
          七月的盛夏格外炎热。晴空万里,流云在天际分明,热气蒸腾而起。

          盛华路,两旁都是茂盛的梧桐树,绿荫交错着遮蔽带来一丝丝凉意,一列列安静的宅院坐落在道路深处。

          道路的最尽头,宅院宽阔,墙壁上爬着翠绿的藤蔓,铁门上雕刻着花纹。

          身材纤细的少女站在树荫下,短裤T恤,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的晃眼,是那种不常在户外的苍白。

          在她的身后则是放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上面还零散的放着一些用报纸包好的长板。

          “我知道,不用担心。”喻微接着电话,用手压了压帽檐,轻声道。

          “我已经站在门外,马上就要进去了。”

          听见电话那头的叮嘱,喻微?#34892;?#29369;豫,声音更低了些:“你们放心,我肯定会乖乖听话,不给人家添麻烦。”

          “我知道,封先生对吧?嗯,?#19968;?#21483;人的,你们不用担心我。”

          挂断电话,喻微被晒的脸颊泛红,?#34892;?#19981;舒服的拉低帽檐。

          这种烈日下,除非上课,她一般都不怎么出门。

          喻微踮起脚按了门铃,耐心的等在门外。?#31181;?#25423;着帽檐,小心的打量着面前的宅院。

          一眼望去的是打理整齐漂亮的花园,后面则是一座古典的宅子,透着?#32420;?#27785;稳的气息。

          这里就是封宅,封宅的主人姓封,叫封修。

          喻微大三搬出来住,父母不放心,就让她到这里借住。

          想到母亲刚才的提醒,喻微不安的抓紧帽檐,口?#24515;?#30528;,“封先生,封先生,你好,封先生...”

          她正.念叨着,面前的铁门缓缓打开。

          一个年轻男人走了出来,站在喻微面前,看见她似乎愣了一下。

          注意到喻微疑惑的眼神,男人轻松的笑了笑,介绍道:“这位就是喻小姐吧?我姓程,叫程立。”

          喻微一?#21486;行?#19981;确定的打量着他。

          男人很年轻,看起来二十多岁,生就一双?#19968;?#30524;,外貌俊朗,唇边总是噙着几分笑意,让人心生好?#23567;?br />
          看见喻微的眼神,程立耸耸肩,笑眯眯道,“别这?#32431;?#30528;我啊,我是封哥的朋友,这段时间寄住在这里,你不用介意。”

          喻微郝然,也松了口气,低声道:“嗯,我是喻微,微笑的微。也是过来借住的。”

          “大家都是一个身份嘛,来,我过来给你介绍。”程立推开铁门,帮喻微拉过行李箱。

          喻微跟在他身边走进花园,听着程立指着两旁给她介绍。

          “喻小姐,封宅不小,这些地方你都可以随便逛。”程立笑着说,指着两旁。

          “这边是花园,那里是后面的花房,?#30701;ā?#27809;事可以去喝喝茶什么的。宅子里还有健身房和游戏室,私人影院也有,你没事也可以去放松放松。”

          “那是别宅和主宅,封哥住在主宅,平日呆在三楼的活动?#27573;?#20869;,别处去的时候不多。”

          程立介绍的仔细,喻微认真听着,点头,暗暗记在心里。

          程立像是又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

          是木盒,上面也雕着精美的花纹,沉甸甸的模样。比起礼物盒,更像艺术品。

          她迟疑片刻,小心的接过盒子,捧在手里。“这个是什么?#20426;?br />
          “?#21486;?#36825;里装着的是手机,是封哥给你准备的礼物,见面礼吧。”程立解释道,神色略微不自然。

          喻微微微睁大眼睛。虽然封先生很有钱,但是这个出手...未免太阔绰。

          喻微没?#20889;?#24320;盒子。她有点为难的说:“谢谢封先生,那个,也不用这份礼物,我自己有手机。”

          说着,她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给程立看。

          “还是新的,上一个手机丢了,?#31456;?#30340;,功能也很好。”

          喻微说,她本以为程立会说话,?#32431;?#35265;程立露出稍显复杂的神色。

          “虽然你有一个了,这个你也需要留着。”程立?#34892;?#26080;奈,说话也吞吞吐吐起来。

          “这个手机上会有实时的定位,有封宅的模型,你可以避开封先生所处的位置。”

          喻微仍旧略显茫然?#30446;?#21521;他。

          “我没特别明白你的意思,”喻微小声道,“是让我监控封先生吗?#20426;?br />
          程立挠挠头发,这次脸上总算显出几分苦恼来。

          “要怎么跟你解释呢,你知道,封哥眼睛出?#35828;?#38382;题,对吧?#20426;?br />
          喻微点头。她来之前就被叮嘱过,封宅的主人封修,前几年出了车祸,眼睛暂时性失明。

          这并不妨碍他在事业上的发展。

          封修今年二十八岁,已是投?#24066;?#19994;的顶尖大佬,在财经报纸上经常能看见。

          喻微在校的时候还?#23545;?#30340;见过一次封修的演讲。

          男人镇定自若的走上台,?#22411;?#20449;步,五官凌厉。他甚?#25769;?#26377;拄盲杖,全程神色淡漠的侃侃而谈。

          喻微坐在后面,也没有看清楚封先生,对他周身的气场的印象却极为深刻。

          “你来之前,封哥和他父亲定下三条规矩,他让我转告给你。”程立试图委婉的说。

          喻微愣了?#21486;?#20054;乖的放下手机,“那您说吧。”

          她咬住嘴唇,对现在的情况有点?#24187;?#25152;以。

          程立也很为难,他?#20154;?#20004;声,缓声道:“第一,不许出现在他的活动?#27573;?#20869;。第二,不许在宅院里制造任何喧闹动静。”

          “以上?#25945;?#36829;反任意一条,就必须从封宅离开。”

          程立说完,看见面前女孩茫然中又流露出错愕的神色。

          他摆摆手,神色里也有几分尴尬,“这不是我定的规定,是封哥...封哥说话就是这样,喻小姐你别介意。”

          他看见喻微脸上掩饰不住的无法理解的神色,还是强行挽尊道。

          喻微想了想,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保证不违反。”

          她虽然也觉得这么做不自在,但是人在屋檐下,低头的道理,喻微还是懂得。

          程立无奈道:“也不用这么?#32420;啵?#23553;哥每天的作息都很有规律,你住一段时间就习惯了。”

          喻微点点头,没有吭声。

          说话间,他已经拉着行李箱顺着滑道上了楼梯,面前就是红木的大门,气派沉稳,这是封宅的门厅。

          程立在旁边按下密码,门悄无声息的滑开,他拖着行李箱,喻微跟在他身后进门。

          “这是给你准备的?#38386;?#25151;间也在二楼,有阳台。”程立说道。

          他换了鞋,把喻微的行李箱拖到?#21534;?#19981;小心碰到茶几上的果盘,注意到后又摆回原样。

          他抬起头,看见喻微正看着他。

          “这里的东西用过之后都要?#25351;?#21407;样,也是为了封哥方便。”

          喻微应了一声,走进来,打量着周围。

          ?#21534;?#24456;大,却很空旷。几乎没什么摆设,只是在墙壁上挂着油画,角落里摆着简单的装?#32441;貳?#19968;切东西都放在合适的位置。

          程立看见她?#34892;?#20986;神,把行李箱暂时放下,“那你要不先?#32431;矗?#25105;去和封哥说一声。”

          “嗯,”喻微赶紧说,又沉默片刻,才接道,“麻烦替我向封先生表示谢意,谢谢程先生。”

          程立怔了怔,他一挑眉,并未对喻微的?#30333;?#20986;什么?#20174;Α?br />
          “好啊,?#19968;?#26367;你传达到的。”

          在他转过身之后,喻微轻轻呼出一口气。

          她垂下眼睛,擦了擦汗湿的掌心。

          第一步,没有失败。

          --

          “封哥,那个小姑娘来了,正在楼下呢。”程立推开书房门,对着里头说道。

          书房很暗。

          并没有开灯,甚至窗帘都被拉着大半,尽管?#32824;?#27491;是白昼。

          从窗口隐约透出的光线中,能看出书桌后一个模糊的身?#21834;?#38745;止不动,像一座凝固的雕像。

          程立对此习以为常,他甚?#21015;?#36947;:“你真不去打声招呼?那个小姑娘很有礼貌,看着怯生生的,也不爱惹事。”

          “对了,她还托我向你道谢呢,”程立懒洋洋的说,“向封先生表示谢意——原话是这么说的。”

          白净又乖巧,说什么应什么,五官小巧柔和,像个稚气的孩子。

          程立对她的印象还不错。只是耐不住封哥不?#19981;丁?#19981;过封哥有?#19981;?#30340;吗?

          坐在书桌后那个身影终于有了动作。

          封修?#20185;?#38754;前的书页。?#31181;?#25705;挲着凹凸的文字。半明半暗的光线下,那张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漠然。

          “有什么好看的。”他淡淡道,声音薄冷。

          “规矩都告诉她了吗?#20426;?br />
          “告诉了,人家小姑娘答应了,又乖又软。我估计...”你这次是轻易赶不走她。

          程立没说完,话里带着意犹未尽的意?#32908;?#20182;也?#19981;?#36825;个小姑娘,对她的印象很好。

          听见他半是调侃的话,坐在一片暗色里的男人没有动静。

          只是在阴影里,男人似乎略带嘲讽的掀了掀唇角,光影交杂下的眉目清冷沉郁。

          “那就让她住下吧。”
      马会特码资料1805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