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写意小说 > 其他 > 庆鱼年GL:公主不为妾 > 章节目录 74.庆鱼年4[七十四]
          庆鱼年[七十四]

          周锦鱼点头:“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 毕竟如今局势不稳,一切皆有可能, 小王爷你就当我在胡说?#35828;潰?#27605;竟我这也只是推测。”

          小王爷孙皓听了周锦鱼的话心中暗暗惊讶, 只觉得周锦鱼此人绝非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心中顿时多了层顾忌。

          周锦鱼从小与他一起长大,且周锦鱼是他的伴读,二人一起学武读书, 周锦鱼是曾经给他出了不少主意不假,包括从他们当初混到一起时, 周锦鱼便告诉他, 若是想让归宁王府的当家主母不难为他们母子, 只能暂时隐忍,忍下屈辱, 以求日后一击即?#23567;?br />
          那时候他们母子几乎要被当家主母给逼的要上吊了, 后来,果然也是在周锦鱼他们母子的帮助, 抓住?#22235;?#20010;奉命来刁难他们母子的, 他和他娘才不至于被当家主母折磨?#20102;饋?br />
          孙皓忽然?#34892;?#21518;怕, 其实周锦鱼这个人,看起来吊儿郎当什么都不在乎, 心里却是有主意的很。

          此时周锦鱼全都为他考虑这还好说, 可万一有朝一日, 周锦鱼不站在他这边?#22235;兀?br />
          孙皓想到这里, 一股冷?#39038;?#38388;袭上了后背。

          孙皓好奇的道:“锦鱼,这些话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事?#21494;?#19981;知道,我总觉得你有事瞒着我,而且瞒着我的不止一件事,你也说过你我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如今你竟然有事瞒着我?”

          周锦鱼闻言一怔,打了个哈哈笑道:“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如今也是因着你?#21183;?#26469;了,我这才随口跟你胡说几句。”

          孙皓皱眉,陡然提高了音调,显然是不信:“是这样?往日也从来没听你说起这些事来,你是怎么知道的?周锦鱼你还把我当兄弟吗?”

          “什么?”周锦鱼顿了顿,无奈的轻笑一声,挑了眉反问:“我若是不把你当兄弟,今日这番话我就一句话都不说,我会直接帮你想个法子,让你出了军营,也不管万岁爷他日会如何忌惮你,?#21494;?#19981;管,只会遵从你命令行事便罢了,所?#38405;?#35273;得,我不把你当兄弟吗?”

          孙皓见周锦鱼显然要生气了,自然放下了小王爷的架子来:“锦鱼,看你说的,我就随口一说,你怎么还当真了?”

          周锦鱼只觉得随着年龄渐长,也不知道是她的原因还是孙皓的原因,总觉的她同孙皓的距离似乎越来越大,她同他说起话来再也不像往常那样,可以无所顾忌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刚要再做解释,她忽然感觉到一只肉呼呼的小手牵住了她的手,小肉手热乎乎的,抓住她的手指,往下扯了扯。

          周锦鱼低下头,看向正惦着脸看她的小包子,温声问道:“怎么啦?”

          小包子把目光从周锦鱼的脸上移开,又歪着头看了眼孙皓,一张严肃的小脸上虽然同方才并无不同,但是周锦鱼就是从他这张面无表情的小脸上看出了警惕。

          周锦鱼知道小包子的意思,连忙揉了揉他的小脑瓜安抚道:“没事的小包子,小王爷他没骂我,只是……只是我们在商谈要事,不是在?#24120;?#19981;要担心啊。”

          小包子看向孙皓的目光依旧满脸警惕。

          周锦鱼无奈,知道再多说下去除了让小包子继续?#24597;?#20043;外,孙皓也不会听信于她,到头来也什么效果都没?#23567;?br />
          只能看向孙皓,恭敬的行了个礼道:“小王爷,您回去好好想想,若是您依旧一意孤行,想要从军营离开,我也能想出法子让你全身而退,若是你改了主意,那便一切?#31449;桑?#24744;看如何?”

          孙皓见周锦鱼给了他台阶,连忙就道:“好,就这么定了。”他想了想,又做出开心的样子来,拍了周锦鱼的肩膀:“锦鱼,你果真是我的好兄弟。”

          周锦鱼只是愈发恭敬的道:“当年全靠老王妃的?#35753;?#20043;恩,我和我娘才得以活命,我们母子欠老王妃的恩情,我周锦鱼便是为你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这话周锦鱼说出来也确实是发自肺腑,毕竟,当年她和她娘,一路逃难来了京?#29301;?#37027;一路过得甚是艰苦,又是在冬日里,她那时候已经全身冻的僵硬,倒在了雪地里,多亏了老王妃的轿子经过,这才救了她们。

          她周锦鱼一向是个有恩必报的人,所以,这份恩情,她打算用一生来偿还老王妃。

          可如今孙皓却是……

          周锦鱼看向孙皓,问道:“小王爷,你怎么想?”

          孙皓看了她半晌,忽?#36824;?#21704;大笑起来:“锦鱼,我果真没有看错你。好,容我回去考虑半日,半日后派人来给你回信儿。”

          周锦鱼点头:“行,那我等您回信儿。”

          孙皓也点了头,临走前又低头看了魏璟睿一眼,不忘了打趣道:“锦鱼,你这个儿子,当真是有趣,还知道护着老子。”

          周锦鱼苦笑道:“小王爷,你就别取笑我了。”

          孙皓?#27490;?#21704;大笑了两声,昂首阔步的往外走去。

          周锦鱼看着他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敛了回去。

          她是真心为了孙皓好,也是真心的为了报答老王妃对她们母女的恩情,只是孙皓若是开始忌惮她,那她?#25351;?#22914;何?

          正这么想着,小包子又扯了下她的袖口,周锦鱼低下头,眼神中瞬间变得温柔起来:“怎么啦?”

          小包子见周锦鱼看他,?#33267;?#21051;低下头去,小眼神别提多委屈。

          周锦鱼无奈了,只能弯下腰把他抱了起来,对着他委屈巴巴的小脸忽然‘?#20855;礎?#19968;声,亲了一口。

          小包子两只小眼睛忽然又像小?#20999;?#19968;样亮了起来,周锦鱼安抚道:“没事啊,乖啊,小包子,他不能把我怎么样,你别怕。”

          小包子抱着周锦鱼的?#26412;保?#19968;只手却指向了小厨房的方向。

          周锦鱼一怔:“诶?”

          小包子眨了眨小眼睛,又指了指小厨房的方向。

          周锦鱼无奈的叹口气:“小没良心的,还以为你是担心我,原来是想?#24525;?#27700;了?”

          小包子眨了眨眼,轻轻点了下头。

          周锦鱼笑出声来:“好好好,那咱们?#28909;?#23567;厨房要碗甜水,然后再回来念书?”

          小包子摇头。

          周锦鱼脸一沉:“去小厨房要一碗甜水,然后不念书?”

          小包子虽然?#34892;?#24597;,但还是点了头。

          周锦鱼:?#21834;?br />
          周锦鱼故意黑着脸看着小包子:“崽儿啊,我当年像你这么淘气的时候,是会挨我娘的鞭子的。”

          小包子装听不见。

          周锦鱼刚要继续“教训”他,柳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

          周锦鱼笑着喊了声:“娘。”

          柳氏一顿,她以为周锦鱼还在生她的气,正想着怎么安抚她,谁知道一会儿的功夫周锦鱼便装作什么事儿都没了。

          柳氏先是走过来摸了摸魏璟睿的小脸蛋,魏璟睿虽然?#34892;?#25490;斥,但许是因为周锦鱼的?#20498;剩?#20182;没有躲。

          柳氏问周锦鱼道:“这是怎么了?”

          周锦鱼连忙抱怨道:“娘您是不知道,这混小子简直比我当年还要淘气,他又不想念书了,我正要好好教训他。”

          柳氏闻言,训周锦鱼道:“那你就?#21364;?#30528;他去花园看会儿花,再不行去池子里去捞会儿鱼,他还这么小你教训他做什么!”

          周锦鱼:?#21834;浚俊?br />
          她忍不住抱怨道:“娘,当年我说不念书的时候,您可是直接转身拿鞭子的,怎么这到了小包子这儿,完全变了个样儿。”

          柳?#20384;?#21756;一声,一句话把周锦鱼给赌了回来:“小孩子要慢慢教。”

          周锦鱼:?#21834;?br />
          -

          公主府。

          魏华年回了府里,刚进了书房,便听着有人在外敲门。

          魏华年坐了下来,轻声道了句:“进吧。”

          一个极为好看的丫头缓步而入,进了门来?#27490;?#32039;了房门,这才转过身来向魏华年行礼:“公主,小人回来了。”

          魏华年挑眉:“有什么事?”

          无双道:“公主,师兄传来消息,说上次的刺客一事,有眉目了。”

          魏华年并未作出太大的?#20174;Γ?#25343;起身后书架上的一本书随意?#30446;?#22987;翻看着,等她终于翻到了想看的那页,随口道:“说吧。”

          无双?#28120;?#30528;,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魏华年见她不说话,便把目光从书上移道她的脸?#20384;矗骸?#24590;么了?”

          无双斟酌着道:“师兄说,上次?#20889;?#30340;刺客,头目是来自京兆府尹衙门。”

          魏华年微微蹙眉,问道:“京兆府尹?”

          无双点了头:“师兄是这么说的,上次在琊?#25945;?#36208;的那名刺客,我们的人追到琊山附近的一处密林,忽然跟丢了人,后来找到?#35828;?#26102;候已经死了,但他身上的腰牌显示,他是京兆府尹衙门的差役。”

          魏华年?#20102;?#20102;半晌,忽然轻笑起来,又把目光从无双的脸上转向了手中的书?#20384;矗骸?#20140;兆府尹……二?#24066;?#39759;弘……栽赃嫁祸。”

          无双静静的不说话。

          魏华年继续随意的道:“所以是谁要栽赃嫁祸?”

          无双回答道:“师兄说会再去查。”

          魏华年摆了摆手:“不必查了。”

          无双一愣:“不查了?”

          魏华年道:“你吩咐下去,让他去查另一件事。”

          无双立刻拱手:“公主请吩咐!”

          魏华年道:“东大街有一?#24847;?#39272;铺,老板姓孙,去查清楚他是什么来历。”

          无双道:“是!”

          刚要退下,魏华年道:“他手上有把扇子,你们可以从那里查起。”

          无双道:“是,公主,小人知道了。”

          无双说完,退出了门去。

          过了会儿,晚秋进了门来,给魏华年送茶。

          20190226/稿
      马会特码资料1805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