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写意小说 > 其他 > 娇意 > 章节目录 22.chacpter22
          沈衍昨晚亲了她?#23047;?#33046;子, 估计实在困倦, 后来他没洗澡脱衣服就趴在她身上睡着了。

          隔天早?#31185;?#24202;,沈衍有点发烧。他房内没开空调, ?#20272;?#28201;度又低, 唐宛昨晚也迷糊糊睡着,忘记给两人盖被子。

          大厅内,沈珠咬着个蟹黄包,稀奇道:“只听说感冒能传染, 还没听说发烧?#19981;?#20256;染。”

          沈衍瞥她,沈珠吓了一跳, 忙抱着蟹黄包走出老远。

          唐宛在一边笑沈珠的胆小, 沈衍又看她, 双眸漆黑冷清, 唐宛“呃”了声, 忙抱着碗粥挡住脸,?#35828;?#27784;珠身侧。

          沈珠扯了下她的袖口,“唐姐姐乐极生悲了吧。”

          唐宛:?#21834;?br />
          沈珠又扒了下她衣服, “话说是不是昨晚你俩过夫妻生活时忘记了开空调?#20426;?br />
          什么夫妻生活?唐宛一脸黑线,喝了一小口甜粥,脸热,“不是。”

          沈珠一脸怀疑,“是吗?#20426;?#35828;着, 软乎乎的手指指着她脖子, 喊道:“那唐姐姐你脖子里是什么?小草莓哎!”

          她声音实在大, 唐宛吓了一跳,忙扑上去捂着沈珠的嘴,“哎哎哎沈珠你小点声。”

          沈珠被唐宛捂着,差点喘不过气。她扒开唐宛的手,喘了一大口气,“这一整个大厅就我们仨人,怕什么?#20426;?br />
          唐宛心戚戚,当然怕。

          怕沈衍听到。

          沈衍早饭吃的不多,一白瓷碗米粥结束后,就拎着外套出了大厅。唐宛跟在他后面。

          是林橙开的车,唐宛跟沈衍爬上了后车座。

          沈衍一上了车,修长手指按着太阳穴,冷俊的五官还带着倦意,他靠着椅背在养神,唐宛从背包里摸出六级单词书缩在后车座默背着书。

          林橙从后视镜看了眼她,见她看过来,还冲她眨了下眼睛。

          唐宛:?#21834;?br />
          车在学校东门停下,唐宛将单词书塞进背包,跟沈衍道了声再见就下了车。

          沈衍坐在?#30340;冢?#30473;眼深邃,让她中午记得吃药。

          唐宛黑白分明的水润杏眼转了一圈,?#20146;?#36710;门“哦”了声,下了车又敲了?#24405;?#39542;室的窗户,从包里翻出一板退烧药递给林橙,压低声音,“沈哥忙工作要是忘记吃药,林橙你记得提醒下沈哥。”

          林橙跟她比了个OK的手势。

          后车座的沈衍见她还没走,慢条?#20272;?#25260;眼去看她,唐宛又摆了摆手说了声再见就跑进了学校。

          许是她今天来得早,宿舍内成茹?#25105;?#36824;在睡觉,李冉敷了张面膜双腿蜷在椅子上坐着,她带着耳机,估计是在背英语单词,见她进来,慢吞吞撩了下眼皮,说了声“早上好。”

          唐宛进宿舍,将背包放好,回了句,“早上好。”

          她语气跟平常一样,李冉扭?#25151;?#22905;一眼,唐宛翻着书在记笔记,李冉将耳机音量关掉,眉目怔仲了会,也没心思再背单词。

          五分钟后,李冉去洗面膜,从浴?#39029;?#26469;,她脸上带着水珠,拿了张纸巾在擦脸,路过她身后时,脚步慢?#35828;悖?#27809;一会,她喊了声唐宛,“唐妹,我昨天丢了只耳环,?#25105;?#36319;成茹她们都说没见过,你见到了吗?#20426;?br />
          唐宛握着黑笔,也没回头,“唔”了声,“没?#23567;!?br />
          李冉又问,“要不然唐妹你帮我找下吧,那耳环对我挺重要的。”

          唐宛回?#25151;?#26446;冉一会,“嗯”了声,作势要帮她找,翻了下抽屉化妆?#26657;?#26446;冉站在一边,也不像是紧张那只耳环的模样,她翻了一半,又不想在李冉面?#30333;?#25103;了,停下手中的动作,回?#25151;?#30528;李冉,“那只耳环我见过,不过我给扔掉了。我二嫂没见过。”

          李冉来问她耳环的事,那就说明,不管是沈靳还是赵小黎都没因为昨天那只耳环联系过或者?#22812;?#22905;。

          李冉的本意是想让沈靳记起她也好,还是向二嫂挑衅也好,?#28909;?#20108;哥二嫂不想将李冉扯进来,她只能?#30333;?#36213;小黎还不知道她那只耳环的事。

          李冉脸色变了下,惯常冷淡的神情有一?#31185;?#35010;,她望着唐宛,没一会神色?#25351;?#24179;淡,“你都知道了?#20426;?br />
          唐宛摇摇头,“你跟沈靳的事我不清楚,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自爱一点,毕竟沈靳户口上写的是已婚。”

          李冉模样怪异笑了下,下?#24187;?#25910;了笑,“唐宛你这种人不懂我们?#30446;啵?#25105;不跟你多说。”她将纸巾团成一团,脸上似乎又笑了下,“更何况,你知道我跟沈靳的关系是怎——”

          她没再讲下去,因为成茹醒了,?#20146;?#24202;沿见唐宛来了,喊了声,“唐妹。”

          唐宛觉得还是成茹看?#36276;?#29233;一点,起身抱着成茹的胳膊亲热了一下,甜腻腻的,成茹鸡皮疙瘩起?#35828;悖?#29993;开她的?#31909;?#22047;囔囔又躺进了被窝。

          李冉将纸巾扔进垃圾桶,看了唐宛一眼,回了座?#24187;?#20877;说话。

          唐宛早上有一节大课,十点钟下课,成茹拖着她手商量着中午要去哪个餐厅吃饭。

          成茹一脸兴致勃勃说着,“鸡公?#24050;?#34880;粉丝汤海鲜煲饭还是……糖醋小排?#20426;?br />
          她说的饭在唐宛脑子中过了一圈,唐宛没决定好要去吃什么,反倒想到沈衍身上去了,她想起车?#20185;?#34893;很是疲倦的神情,她打断成茹滔滔不绝的菜名,“那个、舍长我可能不能陪你吃饭了。”

          成茹脸一沉,“怎么了?#20426;?br />
          唐宛扣着手指,“那个、沈哥他发烧了,我想去公司看他。”

          她本来还以为成茹会不高兴,但她预?#40092;?#35823;,成茹听她说完沈衍发烧,立即拉着她去餐厅打包了八个菜一个汤,亲自送唐宛坐上了去沈衍公司的出租车上。

          她在公司楼下给沈衍打电话,却是林橙接的。

          林橙下来接她上楼,给她解?#20572;?#32769;板还在开会,估计要半个小时,唐小姐先在老板办公?#19994;?#19968;会。”

          这次没跟沈衍一起进电梯,打量的目光少了许多。唐宛轻松了口气,听林橙说完,又皱了下眉,“沈哥还在开会?#31354;?#37117;十二点了哎。”

          林橙也叹了口气,“公司内部高层出?#35828;?#38382;题,老板?#20040;?#29702;下。”

          唐宛也不懂,“哦”了声,进了办公室,林橙给她端了杯热橙汁就出去了。

          约半个小时后,办公室的门才有了动静。

          唐宛靠着沙发,迷迷糊糊打瞌睡快要睡着时,听见门响,立即从沙发上直起身,揉着眼睛望向办公室门口。

          沈衍手插着西裤口袋进来,一惯冷清的眼眸瞧见她在办公室愣了下,林橙在后面小跑着跟进来,“唐小姐来了有一会,您在开会我就没打扰您。”

          他低“嗯”了声,让林橙下去了。

          沈衍走近,唐宛喊了声“沈哥。”又站在沙发上,摸了下他额头。

          他安安静静地站着,任由她小手在他额头上按着,一会唐宛拿开,皱着眉头,小声嘀咕,“额头怎么还这么烫?#20426;?br />
          沈衍没理会她的嘀咕声,在她身边坐下,松了下衬衣领口,瞥她,低声问她,“你来公司有什么事情吗?#20426;?br />
          唐宛看他侧脸,“我下午没课,想着你可能会忘记吃药,就?#32431;?#19968;下。”

          说着似乎意识到什么,唐宛试探着,“是不是打扰到你工作了?#20426;?br />
          沈衍没说话,他嗓音似乎有点干,端着桌上的橙汁喝了口,又伸了只手在她面前。

          他手?#24863;?#38271;,掌?#30446;?#21402;,比例十?#20013;?#35843;好看,唐宛先是在他手中的玻璃杯中看了几眼,又往他吞咽时上下活动的喉结瞄了会,?#37027;?#21534;了下口水,最终目光落在他手心,棉声?#23454;潰骸?#24590;么了?#20426;?br />
          沈衍开口,嗓音?#33073;疲?#33647;。”

          唐宛顿悟,去背包里扣了颗退烧药,递给他时,又顺手将他放在桌前的橙汁挪到她那一侧。

          她耳朵有点热,又觉得嘴巴有点干,因为那杯橙汁她已经喝过?#30473;?#21475;了,唐宛说,“等下、沈哥我去给你接杯水。”

          沈衍没答话。

          唐宛从沙发上下去拿了沈衍的杯子给他接了杯水,等到回到沙发跟前递给她时,沈衍手掌心那颗药已经被他吞了,她目光又看向桌子上,那杯橙汁见?#35828;住?br />
          沈衍见她怔楞,接过她手中的水,漆黑眼眸看她,“先吃饭。”

          他午饭?#31449;?#21507;的不多。唐宛吃过饭就打算回学校的。

          站起身在沙发准备穿羽绒服时,沈衍坐在沙发上握着她手腕扯了她一下,唐宛“哎”了声,往他怀里跌。

          他捏着水杯的手移开了些,没让她碰到。

          唐宛后腰抵着他大腿,疑惑,“沈哥?#20426;?br />
          沈衍“嗯”了声,也没说其他话,唐宛只听见水杯搁在桌上轻微一声响,余光又瞄见沈衍单手扣了颗退烧药递到她嘴边。

          唐宛手扣着沙发边缘,这才想起她只记得提醒沈衍吃药,她自己倒忘记了,她乖乖张嘴,吞了那颗药,沈衍又握着水杯递到她唇边。

          她含着药,“唔”了声,忙撑着沈衍大腿起身要接过水杯,要自己喝。

          沈衍手握着水杯没放,唐宛手指也握了上去,她仰头去瞧沈衍,沈衍眼眸漆黑安静,他道,“快点吃完,等下带你去见个人。”

          他力道强?#29627;?#21776;宛只能就着他的手,嘴巴凑近水杯吞了口水咽了药。

          沈衍说要带她见个人,唐宛以为要出公司,要穿外套,但沈衍挡了下她拿外套的手,一手握着她手腕,一手插着西裤口袋出了办公室的门。

          林?#20154;?#20046;早就得到过指示,领着他们去了一间光线明亮的会议室。

          会议室放着台笔记本,林橙手指在上面按了几下,就出去了。

          沈衍扯着她走到笔记本跟前,将她按坐在椅子上,唐宛有点懵,不知道沈衍是让她看谁,抬头要问沈衍。

          沈衍附身,伸手在触摸屏上点了两下,低?#25151;?#22905;。

          清冽的吐息轻拂在她鼻尖上,唐宛揉了下小巧的鼻尖,小声问,“沈哥你让我见谁啊?#20426;?br />
          他没说话,右手绕过她肩膀,手指力度很轻地捏着她下?#20572;?#35753;她低?#25151;?#21521;笔记本屏幕,低声,“你自己看。”

          屏幕上是个实时监控视频,刚开始是一间类似于?#39057;?#23458;房的卧室,房内空无一人,唐宛疑惑着,下?#24187;?#20174;门内被推进去两个人。

          唐宛睁大了眼睛,那两个人她都?#40092;丁?br />
          男的是江?#26657;?#22899;的是唐胭。

          但两人似乎都?#34892;?#19981;对劲,唐胭跟江承似乎都很热,不停地在扯自己的衣服,眼看着两人就快要搂抱在一起。

          沈衍手将笔记本给阖上,没再给她继续看。

          唐宛惊讶,忙扯着沈衍的衬衣袖口,似乎?#34892;?#19981;可置信,杏眼睁的很大,“沈哥这——”

          沈衍打断她的话,漆黑寂静地黑眸跟她对视,低声,“唐宛,我这人一向?#19981;?#20197;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可以无视唐胭江承?#38405;?#20570;的所有事情,但我不能。”

          他因为发烧,嗓子有点干?#30130;?#36825;些话他说的又慢又?#33073;啤?br />
          唐宛脑子有点乱,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怔怔地盯着沈衍,没一会,她又低了头,嗓音低低地,“沈哥,我觉得有点怪。”

          沈衍扯了把椅子坐在身边,清隽冷清的眉眼静静地望着她,“哪里怪?#20426;?br />
          唐宛垂着眼眸,黑而纤长的睫毛遮着她漂亮的杏眼,“唐胭她从小对我就这样,一点不顺心就会做点事情让我比她更不顺心,我小时候,”她讲到这,抬着眼眸声音大?#35828;悖?#30629;见沈衍冷俊的五官,她声音又低了下去,“唐初起他不会管我,何婵又是唐胭的妈妈,更加不会管,所以我也不会?#32431;梗?#22240;为知道?#32431;?#20063;没用。?#26412;?#32780;久之,她就这样,凡事都是逆来顺受,成茹曾经说过她的性子?#30130;?#20197;后容易让人欺负自己吃闷亏。

          说完,唐宛想到什么,水润杏眼忙去瞧沈衍,声音很低,可怜兮兮地,“沈哥、你会不会嫌弃我?#20426;?br />
          沈衍到晚饭前,也没回答她这个问题。

          两人晚饭是在堰市一家私房?#26031;?#35299;决的,没回沈家,因为沈衍要出差去一趟阳城。

          距离不远,林橙给他买的高铁票。

          临出发前,沈衍又将唐宛的身份证号发给林橙,让林橙给她买了张去阳城的票。

          唐宛坐在?#24674;?#19978;,不停念叨着,“沈哥你可得让林橙请假时借口说的逼真点,我们那个范老师超级会折磨?#35828;摹?#25104;茹那么调皮的学生一见到她腿还打颤呢。”

          许是被她念叨的无奈,沈衍捏着?#21482;?#25351;腹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然后递到她手?#26657;?#20919;清黑眸睨她,“唐宛如果下?#30340;?#19981;能玩到200关,那回来的事你就自己解决。”

          唐宛瞧着他?#21482;?#19978;的消灭星星,?#21834;?br />
          她哭唧唧的,湿润眼眸瞧他,“沈哥你欺负我。”

          沈衍半阖着眼,左手探过她肩膀,温热掌心搭在她后?#26412;?#19978;,她脖子细,沈衍一只掌心便能包裹全部,他低“嗯”了声,嗓音?#33073;疲?#23601;是在欺负你。”
      马会特码资料1805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
        <sub id="3ei3f"><b id="3ei3f"></b></sub>

        <dl id="3ei3f"></dl>

          <li id="3ei3f"></li>